国金投资苏亮:去中心化是更高级的宇宙信仰

【深链评测原创】
文 | 苏亮

2月20日,三点钟社群代理群主换成了国金投资合伙人詹川和容铭投资创始人Hui。联合群主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三点钟。

国金投资首席科学家苏亮作了以“去中心化是更高级的宇宙信仰”为主题的分享,内容让蔡文胜大呼烧脑,以下是分享内容。

深链财经为您整理:
回望我们智人的历史,历史学们家告诉了我们往往超出我们自身直觉的事实:

1.在我们智人的历史里,绝大多数时间都是靠采集为生,现代的谋生方式在历史上都只是一瞬。演化心理学领域的学者甚至认为,即使到了现在,我们的大脑和心灵都还是以狩猎和采集的生活方式在思维。

2.认知革命之后,人们的行为改变不再如其他生物一样由基因突变引发。因此此后的所有范式改变,都不再受到生物上的限制,而是从历史演化的角度去考虑。

3. 在狩猎采集的漫长年代里,人类社会首次进入了“富足的社会”。

4. 农业革命让人口总量变多了,但更多的人却以更加糟糕的状况生活下去。

5. 从农业革命起,人类进入一个总量发展逻辑的阶段。总量革命也引发了一场可怕的博弈:如果有另外一个社会不选择所谓的“总量逻辑”,就会被灭掉。而且一旦走上这条路,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

6. 然而,快速的社会范式改变,并不足以让人类发展出能够大规模合作的本能。演化的基础是差异,而并不是平等。

一旦脱离了大自然之母提供的天然碳循环链“温床”,人类社会发展就势必走入了总量逻辑的“不归路”,这条路不可逆的本质原因只有用物理学里的热力学第三定律来解释:“任何自发的封闭系统,熵总是增加,达到稳定平衡时熵就是最大值。”

“这里说的稳定平衡似乎听起来不是那么可怕,但物理学里定义的系统平衡就是死气沉沉的意思,人类社会的繁荣只有不停滴抵消自然熵增,主动找到让熵减少的办法!人类目前能自我实现的熵减的办法无非就两条,其中最简单办法就是扩大地盘,另外一条较复杂的办法就是发展科技。

扩大地盘就是打破系统的封闭,引入外部资源导致扩张后的新系统的平衡状态被缓解和稀释,而发展科技就是从系统内部想法设法让平衡状态永远不要到来或者放缓到来的速度。

哥伦布地理大发现和随后的殖民时代正是第一种人类主动找到的“熵减”的办法,今天正在进行的火星殖民可以说是地理大发现的v2.x版本,智人的祖先走出非洲就应该被称作v0.x版。

而第二条发展科技之路有两个层次上的熵减作用,浅层次上的熵减作用体现为源源不断的新科技不断创造出新的不平衡状态,地球上人类生活的每一单位面积上的能量密度和信息密度相比于农业时代有了指数级别的跃升,但是“熵增”这个物质自然中存在的从来都“不休假的黑暗死亡之神”导致能量密度和信息密度达到均衡的速度同样也是飞快!

观察一下当今城市化的普及速度以及“珠峰顶上也可以手机直播”这样的现实生活就不觉得这是危言耸听了。而深层次的作用就是科技引起的人类社会组织方式的范式革命,范式革命是从结构上(可以简单理解成是生产关系)重新组织人类社会,会让熵增的方式发生本质上的变化,从而极大程度地延缓熵最大的均衡状态的到来。

发生在第一次工业革命之前的两项重要技术就是这种深层次的能引起范式革命的技术,一个是热兵器,一个是钟表计时器!热兵器终于可以让较聪明的耕作定居民战胜体格相对强壮的游牧民族,农业定居居民如何抵御每当收获季节随之而来的采摘狩猎游牧民的入侵,可谓是费劲了周折,比发明和研究农业耕作技术要付出更大的智慧劳动。

而廉价的钟表计时器又是可以把自然人精确地“装配”成能够复杂协作的社会机器的最根本技术,在更高效的交通工具的推动下,社会可以组织起居住在更远处的人们精确地协同工作在一起。可以说热兵器和钟表计时器这两样技术工业革命能发生的基石技术。

“历史和社会不会爬行,只会跳跃,它们从一个断层跃上另一个断层,中间只有很少的摇摆。” ——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黑天鹅》。不是每一样技术都能引起这种所谓的范式革命,大量的技术都是起到中间填充意义上的生产力再提高作用,而不会引起生产关系的结构意义上的裂变或异化。

可以说时下迅速成为话题热点的区块链技术正是这样的技术之一,而互联网背后的TCP/IP技术甚至都不可与其相提并论,TCP/IP技术诞生的背景是军方为了发明一种无法被轻易摧毁的通讯网络,今天这种基于包交换网络技术内核的去中心化结构的通讯网络已经绝对优势地取代了人类历史上曾经发展演化出的各种其它通讯系统。然而正如大多数人抱怨的那样,虽然TCP/IP协议是去中心化信仰的技术,可以在这个技术上构建的商业社会却更加的集中与垄断寡头化。

钢铁冶炼是钟表计时器的先导前提技术,但钢铁冶炼没有直接引发范式革命。TCP/IP技术也是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先导前提技术,TCP/IP技术的使命仅供连接全世界“会走路的IP地址和摄像头”,引发自媒体特征的内容传播方式革命,还不足以引发更高维度上人类社会组织方式的范式革命。

聪明的欧洲人一代又一代的智慧创造,发明了一代又一代的热机动力机械,给人类的交通文明带来了质的飞跃。然而随着技术的日益进步热机的效率接近理论完美值时,一代又一代欧洲工程师们畅想的制造永恒机械的梦想却成了谋杀欧洲经济的原因,这很讽刺!“永恒的机器”可以从爷爷辈遗产给孙子辈,于是生产永恒机器的工厂就得停产,但是石油商人们的生意却永远都是“总量逻辑”发展的受益者。

石油技术不再需要更多的研发消耗,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商业永动机,挂钩在石油之上的美元经济体系因此也带了“毒”,这成了这个社会贫富悬殊越来越大的最根源问题,任何别的实体经济与创造领域都会成为注定的输家,想想农业文明长期受游牧文明困扰的历史,热兵器的出现成了智人的救命稻草!

如果热兵器的发明是智人的第一次觉醒,那么能源互联网期盼可以被看成是智人们的第二次觉醒!只有当大自然赐予人类的能源资产变得像水和阳光一样可以被自由平等地享用,彻底消灭因能源而坐收渔利者阶层,这个社会才有可能继续恢复到激励创新和劳动创造的模式上来,才有可能继续保持总量逻辑的发展之路继续向前发展,否则疆域扩张和技术创新这两条都会被搁置不前,没有人愿意进入创造性行业。

然而,“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能源互联网的美丽图景不可能通过自上而下的政府补贴来实现,因为更深层次的工业革命以来的矛盾是资产货币化本身带来的。


请看哈耶克的《货币的非国家化》中的一段:“在我看来,货币主义理论不管在什么情形下都会面临很大的缺陷:它突出强调了货币数量的变动对价格总水平的影响,因而使人们只是过分地关注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对于债权-债务关系的有害影响,却忽略了向流通中注入和撤出货币的数量,对于相对价格的架构所产生的更为重要、危害也更大的影响,因为它会扭曲资源的配置,尤其是会导致投资向错误的方向上配置。”

区块链技术能够引发这样深刻的社会结构的范式革命的本质原因正是工业革命以来存在的各种结构性矛盾的内因所在。这是一个智人第二次觉醒的时代窗口期,去中心化信仰成了更高级的信仰!宇宙的结构与大脑的结构研究正是表明了这样的去中心化存在的普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