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点钟”激辩:从区块链投资到神学信仰,节奏远比速度重要

【深链评测原创】
文 | 门人
2月20日,三点钟社群代理群主换成了国金投资合伙人詹川和容铭投资创始人Hui。联合群主还是第一次出现在三点钟。

之所以会做出这种安排,是因为国金和容铭在区块链领域合作十分密切,一起操盘了多个国际知名的项目。

容铭是典型的直投机构+精品数字投行,深度参与了Arcblock、MedicalChain、Zipper等明星项目的孵化和投资。而国金则管理着超过10支基金,以前在新经济领域投资了数以百计的项目,目前也全面转向区块链领域的投资。

而这次两位群主除了自己分享外,还邀请了四个项目创始人来分享,分别是:Arcblock创始人老冒;比特币布道者、Bitfinex天使投资人BnkToTheFuture创始人Simon Dixon;MedicalChain创始人Mohammed Tayeb 、Zipper的创始人张健。
分享嘉宾同时跨越了五大洲,阵容可谓十分豪华,目前为止,产生了干货信息已大大超载,深链财经精选了其中精髓,与诸位分享。

一、首先容铭投资创始人Hui、西门柳上、Arcblock创始人老冒就Arcblock的投资、经验与群友进行了分享。

1
投资的“1-6-3原则”

容铭投资Hui:投资ArcBlock决策做的非常快,因为17年我们判断18年区块链在基础建设方面会是重点,而能够做这个事情的人必须是有足够的资源背景和资源整合的能力,这一点ArcBlock完全符合,老冒的经历也跨越了整个互联网周期,趋势+人都非常适合做这么一件事。

西门柳上@容铭投资:技术支撑面(技术实现的可能性)、愿景想象面(核心之一是区块链改变生产关系后将会如何?)、架构逻辑面(核心之一是token经济学),三个方面中至少要有两个方面是非常突出的,后面就是围绕三个方面不断扩大共识以及夯实。一切都在于谋定而后动,内涵够强,外延才能够大。

在过去的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显然是超级应用是王道,因为用户的身份、数据、交易、互动都在超级应用里形成闭环,TCP/IP协议作为底层几乎没有存在感,但是在区块链应用跑在底层链上,用户的身份、数据、交易、互动其实是在链上,属于用户,而不是属于应用,区块链应用的落地难度不在于应用本身是不是有什么场景,而是现在这些链的支撑能力,像ETH显然支持不了游戏。

提问:你们在投区块链项目时,筛选标准是怎样的?有没有什么方法论?

容铭投资Hui:这个问题首先从这两天讨论很多的“泡沫”和“投机”开始,我觉得区块链这个发展阶段确实有非常多的投机和泡沫存在,这个阶段的投资需要实时动态调整策略,没有固定的套路,需要有“创造力”和“无限可能”的开放思维。泡沫大的时候有价值的东西沉在下面,只有跳进去才有机会发现沉在下面的“投资机会”。

所以目前这个阶段,我们按照“1-6-3原则”来投项目,每十个投资标的,我允许3个是“投机”积累子弹和经验教训,6个是介于投资投机间不能完全确认,但必须有1个是我们确定且坚信的投资标的,长期持有。容铭投资了40多个项目,今天为大家邀请来的四个项目创始人就是我们40个项目里的的“1”级项目创始人。

提问:对正在做的项目有什么建议?

容铭投资Hui:最近我经常建议被投项目(控制节奏)(注重社区)。很多项目创始人进入了两个误区。一是对“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理解。我觉得这句话更多的是说区块链所爆发的能量,以及市场的发展和变化,不是单纯的速度。追求以最快的速度上交易所,不注意节奏,最后的结果都不是太好(节奏远比速度重要);二是社区建设什么时候开始做。市场好的时候募资容易,很快就超募了,所以就不做社区和市场推广的脏活累活,等快上交易所了才开始做社区,这样的社区很难爆发出能量,后期补都很难(社区共识是基础,从项目立项就应该开始)。

提问:VC投资和区块链投资有什么不同和相同?

容铭投资Hui:VC投资从判断项目到接触项目再到投进项目,难度是依次增加的。就好比人人都在用QQ的时候,很容易判断的出腾讯可以投,但是很少数人能接触到马化腾,更极少数人有能力和资本投资的进去。区块链时代,至少在这个阶段,这三个难度反过来了,“爱西欧”让接触到项目和投资进去变的容易了,判断却变难了。但是总体来说,早期投资人更容易进入这个市场,因为都是看人+看趋势,都是需要在“信息相对缺失”的情况下做判断和决定。也有点像打德州扑克,(是在信息相对缺失的情况下,不断的做比别人更多正确决定的过程)。再加上一点耐心。
2
“爱西欧”是对tokenize后的数字产品众筹

Arcblock创始人老冒:两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一是BAT这个项目 Basic Attention Token。Javascript的发明人,因为美国政治不正确的原因硬是失业了。他做了这个新项目,通过ICO的形式融资成功,并且提出了BAT这个试图颠覆现在数字广告时代歪风邪气的理念,无论BAT本身是否能成功,其代表的是远远领先于现在Facebook、Google等主导的数字广告形态的未来。

二是,我原来微软的同事Rahul Sood。他原来的公司被收购后加入的微软,在微软内部创业成立了Microsoft Venture,也就是微软的投资部门。他作为微软的投资部门创办人和老大,前一段时间辞职不干了,去做一个数字娱乐平台,并且“爱西欧”了。

这两人都是我非常尊重,并且现实中有接触的“大牛”,都是程序员出生,都曾经创业,都在大公司做出过成绩,他们都不再去走传统VC融资的路,而是去采用“爱西欧”的形式。

这些让我思考,“爱西欧”的本质是什么? 他们显然不是去骗钱圈钱,他们显然不是找不到VC融资,但为什么他们要选择这个方式?

为了能合法地走“爱西欧”这条路,其实也并不容易。 首先这是一条很少有人走过的路,因此大部分都是未知的。其实,传统方式下的一些“常识”可能是对新的方式有阻碍,甚至有害的。为了能顺利“爱西欧”,我的融资提出了一个苛刻的要求 ——我出TS,我出SPA。

在区块链时代,需要所以的人都有创新精神,打破常规,走自己认为正确的路。 也就是形成我们自己的共识。我的一个感受是,对新生事物,例如区块链和“爱西欧”,最重要的是在思考和实践中提高自己的认知能力。

我们理解的ico不是一种圈钱和融资工具,而是对tokenize 后的数字产品进行众筹(crowdsale)的方式。

我过去对区块链的理解,觉得区块链有两个最主要的价值:
1、大幅度降低了验证的成本;这更容易带来信任,这个大家今天可能都认同了,算是共识了,我就不展开了。
2、降低了网络效应形成的成本。
第二点,我觉得尤为关键。而“爱西欧”,恰恰能体现的就是区块链能降低网络效应形成成本这个特性。

成功的区块链项目,都是从一开始就建立生态,让一群人一起参与进来,发动群众力量。这就是在早期就开始培育社区,就开始形成网络效应,反而产品是后行的。由于有激励机制的存在,社群有这个意愿和耐心来一起推动产品成长,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我个人觉得,好的区块链项目,一定要尽量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去公幕,而不是思慕一下完事。而在思慕和公幕的过程中,去中心化程度,能否不贪婪,是考验团队的重要指标。

二、在老冒讲述完毕之后,群友对老冒进行提问,提问围绕中心化和高TPS的矛盾、公有链、私有链和联盟链的价值等问题展开。


提问:帅初多次提到去中心化和高TPS是无法调和的矛盾,但是又提到游戏等场景是非常合适的应用场景,大部分都是高并发的。你怎么看待去中心化和高TPS之间的矛盾?有不少人认为区块链还在发展早期,链本身还有很多问题没完善,那么早发现跨链等中间件没有太大意义,你怎么看?

老冒:这个问题很好,是的,中心化和高TPS是难以调和的矛盾。有一个著名的CAP定理, Consistency(一致性)、 Availability(可用性)、Partition tolerance(分区容错性),三者最多只能得其二。因此任何一个系统都是针对其需求作出一个trade off,选择放弃一些来获得另外一些。比如DPOS就通过少数代理人来获得较高的TPS,但毫无疑问其去中心化程度就有所减少。

“区块链还在发展早期,链本身还有很多问题没完善,那么早发现跨链等中间件没有太大意义” 其实是不对的,只要应用有跨链的需求,就有开发的意义。我认为未来区块链是不太可能统一在少数几个链之上的,即使未来区块链的协议能得到较大的统一,实际一个应用运行的链很大可能是多个。因此应用能支持多个链,可能是基本需求。

提问:未来DAPP或者APP的底层技术形态是怎么样的?不同的应用和场景对区块链技术的应用不同,有的只用到了不可篡改,有的用到了代币激励机制,有的只需要私有链,不同需求对应用的深度不同。你尝试过划分不同的应用层次吗?你认为公有链、私有链和联盟链哪个市场最大,并且分别适用于哪些不同的场景?

老冒:我觉得应用的确可能有很多不同层次,并不需要为区块链而区块链,为去中心化而去中间化。我个人怀疑私有链有没有价值,联盟链和公链都有其场景而有价值,公链无疑是最有潜力的。

提问:我们看到从17年爆发区块链技术+应用场景+token 诞生了开始看不懂的“空气”,后来渐渐走出来的底层公链,很多观点都认为18年是机构年公链不会多,数量庞大的垂直领域应用场景结合区块链的项目越来越多,从您的经历来看,18的区块链项目存活和发展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呢?

老冒:其实我觉得18年是对各个区块链项目严峻考验的一年,很多项目都需要今年落地。要能在接受考验而不是沦为空气,最重要的是要有实际的应用解决实际的问题。

私有链,我的看法,既然私有,为什么需要区块链?用数据库可以更高效率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