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村GVE:基于地理位置的信息资产链上交易

【深链财经原创】
文 | 然先生、森原

经历了三次社会大分工,人类才摇摇晃晃地从蒙昧时代跨进了文明时代。

第一次社会大分工后,畜牧业和农业得以分离,第二次社会大分工,叩开了手工业的大门,而发生在奴隶社会晚期的第三次社会大分工,则奠定了我们未来几千年商业文明的基础逻辑:商品可交换。

物物交换、实物货币、金属货币、纸币、电子货币……我们用两千多年走完了商品交易的由繁到简,但我们却从未建立真正的信任,我们交易过野兽、粮食、衣服,甚至人类,但还有太多的东西被固化,无法交易。

村镇是进化的人类部落,也是交易诞生的地方。但在这里,人类还有太多的遗憾,信息严重不对称,土地、房产、劳动力、粮食、稀有农产品……还有太多的资产无法快速交易。

区块链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世界村GVE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书写。

项目概览
项目名称: GVE
合作伙伴:村村乐
总发行量:10亿(流通4.5亿)
交易所:满币网、数字币。目前正在接洽其它交易所。
项目评级
市场需求:85
团队实力:80
技术与项目运营:84
资本结构:78
风险评估:61
综合评分:77.6

GVE (Globalvillage ecosystem) 是由美国、中国、新加坡联合组成的区块链技术团队共同开发完成的,去中心化的全球乡村生态系统。作为全球农村人口最多且网络化推广最好的国家,中国将作为项目应用落地的首选国。拥有最强大的农村网络体系的“村村乐”公司是项目中国的合作伙伴。

在 GVE 的区块链网络中,分布式任务分发系统通过任务确认凭证,将任务的执行和反馈在链上进行记录,服务系统通过权利凭证将服务的确认和获得行为记录在区块链上,智能合约交易系统通过交易兑换凭证将资产兑换行为记录上链。

1
市场需求

深链评测从战略定位、解决痛点、市场前景和竞争环境等方面进行综合评估。

战略定位:GVE定位在基于熟人社会的乡村众包平台。由于行业门槛较高,乡村民众对区块链认识很浅薄,一般区块链行业直接介入这一市场难度很大。GVE采用与中国乡村影响力最大的企业村村乐合作的方式,能够利用村村乐的技术、平台的优势,在广大乡村能够较快开展推广,抢占市场。

市场前景:经过近八年的发展,村村乐网络服务已经覆盖全中国60多万个行政村,平台注册会员超过1500万人,在中国乡村覆盖率达80%,拥有近35万的活跃站长,线下可执行人员超400万人、通讯数据超过2000万。村村乐拥有数量庞大的乡村站长对接城乡资源,通过GVEco的模式转型,预计将能给村村乐和GVEco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社会效应,提高知名度。

竞争环境:行业门槛很高,目前区块链在乡村领域应用还是空白。

另外,在应用场景上,GV Eco将首先应用在村村乐的点对点任务分发上,比如广告任务。依托村村乐现有的平台和系统,这部分落地预计困难不大。白皮书披露,未来会应用到新能源共享场景,通过区块链技术将乡村民众闲置用户的能源盘活,民众对这方面需求很大,不过因该应用场景需要结合物联网,考虑到物联网的复杂性,这部分落地难度较大。

2
团队实力

从团队成员工作经历、教育背景、区块链从业经验进行综合分析,GV Eco团队是由来自中国、美国等国家的成员共同组建的国际化区块链技术和运营团队。


总体看,团队成员在乡村社区具有多年商业运作经验,创始人胡伟创办了中国覆盖面最广、影响力最大的县乡村推广公司。在区块链行业和技术上,团队成员具有广泛的资源,GVE创始人高泽龙是国际区块链应用联合会副主席。

Andy Hu(胡伟)

GVE 创始人,连续创业者,天使投资人,拥有20年互联网从业及投资经历。其独创基于地理位置的底层经济的互联网众包模式,创办了中国覆盖面最广、影响力最大的县乡村推广公司,连续两年入选哈佛商学院教学案例。入围2015中国十大经济年度人物。

马克•布林克霍夫(Mark Brinkerhoff)

GVE创始人,美国创业顾问,当代沟通策略领域的专家,在公众关系、维持良好的伙伴关系和如何基于消费者塑造良好的企业品牌形象等领域都有成熟的解决方案。

高泽龙

GVE创始人,国际区块链应用联合会副主席,中国互联网诚信推进联盟副秘书长;曾担任中国互联网信用评价中心副主任、曾任 TMT 中国第一智库互联网实验室副总裁。

杨志刚

GVE 创始人,香港中文大学MBA,阿里早期核心产品群总监之一,负责淘宝核心业务线,为阿里培养数十位产品经理;淘宝无线创建人之一,负责前期淘宝无线产品运营。

3
技术与项目运营

从业务逻辑、技术架构、区块链结合难度、落地场景、项目管理、运营推广等方面综合分析和评价。

区块链在村村乐的应用场景中,主要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可信任的身份认证和交易的透明性,这两部分的技术实现分别由区块链的分布式帐本和智能合约完成。由于村村乐是非常成熟的平台,在村村乐的点对点分发应用场景中,GV Eco与区块链的结合较为单一,技术上实现难度不大。

白皮书提到的关于新能源场景上,深链评测认为该场景的技术实现涉及与物联网结合,以及当地能源机构的认可和资质等问题,短期内落地具有较大的挑战。

在项目管理上,该项目组建了项目团队,制定了项目计划,深链评测小组对该项目进行了访谈,从访谈结果来看,目前GVE的数字货币已经能在村村乐的APP上投入使用,这对于目前普遍还停留在白皮书阶段的区块链行业,已是重要突破。

在项目运营上,GVE和村村乐团队在人员安排上有重合,这有利于项目沟通、合作、冲突管理和后期运营等工作。在项目推广完成后,为了保持社区自治,基金会应该会全权接管项目,包括项目实施、推广、运维和运营,不过白皮书没有提到更细致的计划。

4
资本结构

从投资人分布看,项目的天使投资人包括5miles及Cybermiles创始人Lucas Lu、第一代Litecoin ASIC 矿机发明者李丰、原okcoin币行事业部总经理现任coinbene满币网CEO张漾斌。

而此前,其合作方村村乐也获得了包括梅花天使在内的几家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在2015年,村村乐的估值就已超过10亿。村村乐的董事长刘军是前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移动业务集团总裁及摩托罗拉管理委员会主席,简单而言,刘军曾是联想集团的“二把手”,不过2017年,刘军又宣布正式回归联想集团了,但其对于村村乐的影响力应该还在继续。

从代币的经济模型分析,GVE 代币的总量是一定的,为了适应超过千万级的用户需求,在代币创立初期一次性释放10亿GVE,在系统正式上线应用后代币系统处于一种微通胀的状态。在村村乐场景中,GVE币可以有很多用途,如用于任务分发的报酬、合约保证金、收益等,在新能源场景中,GVE币可以购买能源。

再加上GVE代币可以在全球数字货币市场流通,因此未来随着应用场景的不断丰富和更多的乡村推广,GVE的价值将会增大

5
风险评估

采用定量和定性结合的IT风险分析方法,定量分析采用如下公式:
SLE = asset value (AV) * exposure factor(EF)

政策性风险
可能会存在一定的因政策原因而造成参与者损失的可能性。
高风险

监管风险
如果监管主体对该领域进行规范管理,所购买的GVE可能会受到影响 。
高风险

市场风险
若数字资产市场整体的价值被高估,则投资风险将有可能加大 。
中风险

代币销售市场风险
若市场行情整体低靡,或因其他不可控因素的影响,则可能造成GVE价格长期处于被低估的状态 。
中风险

技术风险
包括区块链协议风险、私钥被盗、系统性风险、密码协议风险等 。
中风险

从以上风险分析,由于区块链项目还处于早期探索阶段,存在新技术应用风险,其Token激励机制可能受到金融监管影响,因此该项目在风险评估这一项评分较低,这也是当前所有区块链项目普遍存在的问题。

2018年1月,中央发布一号文,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从多个方面完善和部署振兴乡村的工作,并设定2020年、2035年和2055年三个时间节点。在世界村的创始团队看来,区块链技术可以在振兴乡村战略中发挥巨大的作用。

所以,评测小组认为,从整个涉及到Token激励机制的行业来看,监管风险是普遍的,但从大的国家战略上来看,GVE又恰好切中了部分乡村振兴的红利。

文末声明:
该评测文章仅从专业角度去独立分析GVE的优劣势,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深链评测团队对本文持有最终解释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