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杰做客深链财经: 如何识别区块链领域的庞氏骗局?

王利杰,PreAngel天使投资创始人

3月1日晚间,深链财经(ID:deepchain)邀请王利杰,在深链财经社群,分享其在区块链领域的投资心得,深链财经现将其内容分享给大家。

这是深链财经系列沙龙的第一期,接下来我们还会邀请多位来自币圈、投资界和学术界的大咖,为我们分享他们对于区块链投资和金融风险的思考。
王利杰,PreAngel天使投资创始人,至今投资近300多个科技初创企业,所投企业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硅谷、纽约、洛杉矶等。

PreAngel成长的6年中,已经参与了7支子基金品牌的建立:荷多资本、喔赢资本、十维资本、伽利略资本、鼎萃资本、黄浦江资本、容铭资本、PreAngel USD等多个天使基金品牌,由9个合伙人管理10亿人民币。

PreAngel喜欢“在逆境中悄悄生长的异类”以及“用市场化的手段解决社会巨大问题的项目”!

王利杰认为现在币圈属于熊市,在高风险、高波动的数字资产投资领域,是非常不适合普通人来炒的;同时,王利杰还首次澄清外界关于其“一个月赚了七年的钱”的谣言。

以下是王利杰本次在线访谈的全部内容:

【深链财经原创】
文|王利杰

1
区块链的行业中90%都是“庞氏骗局”

到底什么是庞氏骗局呢?

庞氏骗局是对金融领域投资诈骗的称呼,金字塔骗局(Pyramid scheme)的始祖,很多非法的传销集团就是用这一招聚敛钱财的,这种骗术是一个名叫查尔斯·庞兹的投机商人“发明”的。

庞氏骗局在中国又称“拆东墙补西墙”,“空手套白狼”。简言之就是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

那么集邮算不算庞氏骗局?

美国、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这么多证券,100%都不是庞氏骗局吗?

国有企业以及国家背书的金融巨头,100%都不是庞氏骗局吗?

每个人心里都会有答案的,因为历史上从来不缺庞氏骗局。

在复杂的金融领域中,庞氏骗局不断地更换马甲出现。既然庞氏骗局早已无处不在,只是穿上了不同的马甲,区块链上凭什么就没有庞氏骗局呢?

区块链上的庞氏骗局太多了,可能甚至九成以上都是!

区块链上面的金融资产刚刚进入大爆发的阶段,市场监管也只是萌芽状态,缺乏有效监管,所以是庞氏骗局最容易出现的地方。

如果传统世界的金融产品庞氏骗局是10%的话,那么区块链世界就倒过来了,90%都是庞氏骗局!!!

如果你不是专业人士,如果你的风险承担能力不高,那么你肯定不适合当前的区块链创业投资圈。

2
只有极少数人能通过持有区块链资产赚到大钱

虽然市场上90%是庞氏骗局,但是确实在去年有很多人通过投资区块链资产发了财,这个我们都看到了,比特币,以太坊,NEO都涨了很多,甚至有些空气币和传销币也上极少数人赚了钱。

关于这一点,我必须说明:

1)赚钱的真的是极少数极少数的人;

2)如果不是比特币、ETH和NEO这几个主流的coin,那么炒空气币赚钱的人,主要是应为他们“不贪”,赚了一点点就套现了;其实大部分人是被割韭菜的,被套牢的,亏的人占大多数。

所以上一波天上掉馅儿饼的时间窗内,真正赚到钱的极少数人,都是因为持有的BTC,、ETH,、NEO等主流区块链资产比较大,早期开始认识到区块链的价值并坚定的长期持有的信仰者。

不要光看到少数一两个屌丝逆袭就以为你错过了一夜暴富的机会。真的,这跟买彩票中奖的概率一样的,很低的,不要被迷惑。

三点钟群里那么多不睡觉讨论区块链的大佬们,他们都没有赚到在区块链资产,都是刚开始关注区块链,焦虑的,来学习的,怕被时代甩下车的。

真正通过持有区块链资产赚到大钱的人,是极少数极少数。

借助区块链敛财的庞氏骗局和传统金融骗局的区别在于:

区块链上的庞氏骗局更加透明和赤裸裸,几乎没有官商勾结的背书和精心包装的欺骗,“投资人”们稍微勤快点就能查到所有的真相。所以,我认为,事实上大部分人在买入所谓的“代币”的时候其实就知道自己在玩击鼓传花的游戏。

最后被割韭菜的时候除了怪自己的贪婪、愚昧和懒惰,还能怪谁呢?

这里面反映出一个赤裸裸的事实,就是很多人为什么被割韭菜,被套牢,就是因为他们贪婪、愚昧和懒惰。

其实还是有不少优质的区块链项目的,以NEO为代表吧,我就不推荐项目了。NEO是我们中国人在区块链时代的骄傲,投资NEO长期持有赚到钱也是理所当然的回报。

3
“一个月赚了七年的钱?”

很多人可能在澳门听我演讲过,那一次在演讲台下人很多,我当时很兴奋,讲到一些话时,可能有误导作用。

当时我说一个月赚了七年的钱,后来这句话被很多媒体断章取义。

这里是有含义的:我做了七年的天使投资啊!熬到今年,我都还没有一个IPO,所以说七年里,我没有真正赚到现金,都是在工商局的股份,都没有流动性。

所以说,那七年我赚的都是死工资,是几百万的级别,可很多人帮我算账,说我赚了二十个亿,我真不知道他们怎么算的。

即便是几百万的钱当时也是属于一个牛市的。

我是喜欢做长线、做价值投资的人,我不炒短线。在牛市的时候,账面上好像有很多数字资产,其实到了熊市马上跌掉百分之七十,跌得也就没多少了。

这就说明,数字资产是一个高波动的、高风险的行业,是非常不适合普通老百姓来炒的。

借这个机会跟大家说一下,不要误导大家,以为真的炒币暴富!

4
币圈现在属于熊市

我再来强调一下,我们现在是熊市!

不管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现在都比较疲软,其实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大量的项目都在上ico,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现象。

尤其是2018年,可以看到大量的海外项目都在疯狂的发币(Token),每个新的ICO项目都要吸收2万~5万不等的ETH或者等值BTC,而全球买BTC和ETH进场买币(Token)的总数量因为各国政策的管制远不及发币的速度。

供需严重失衡,结果很明显,就是破发、套牢、割肉,ICO私募投资人成了ICO创始人消费的对象,割韭菜的成了被割韭菜的。

可以说,99%的项目都会破发的,即便有1%的好项目,也被这海量的、花里胡哨的、冠冕堂皇的“颠覆式去中心化梦想”所淹没。

你在整个投资圈里,在食物链里是什么样的位置?你是否在顶端?是否能看到那最好的百分之一的好项目?

从投资的角度来讲,真正的好项目是轮不到普通人拿到额度的,普通人真的是投不进去的!

所以,如果你不在食物链的顶端,那么区块链的这种造富游戏,本质上跟你无关。

5
我们究竟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区块链?

为什么区块链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和颠覆性?让全世界的精英们焦躁不安,让各国政府和监管层坐卧不宁?区块链和互联网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究竟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区块链?

区块链真的是蛮有颠覆性的。

简单的对比一下:

互联网是信息高速公路,而区块链是资产高速公路,资产是特殊的信息,资产是记在账本上的信息。

所以说,区块链本来就不是技术革命,它是记账方式的革命。从技术处理的角度看,其实效率降低了,因为一本账变成了千本账,万本帐,但资产交易和流转的综合效率却提高了。

其实中心化的记账,本来应该效率是更高的,但问题是要有人类的介入来确保它没有被作假,是靠流程和制度来管理的,但事实上也没有完全杜绝做假账。

区块链上的账本儿是去中心化的,是靠机器的共识算法来记账的,大家要同步账本儿,所以说他不需要人为的介入来确保数据不被篡改。虽然账本儿多了,但不用人来干预,也不会被篡改,然后来完成价值传递资产,所以他就实现了资产高速公路。

如果我们用投资来做比喻的话,你管理一百万的基金和管理一百亿的基金哪个更赚钱呢?

都知道管理的钱越大就越赚钱,这互联网搬动的是信息,或者说是小资产,而区块链扳动的是大资产,所以在区块链上赚钱更容易。

将来,很多金融中介的价值会被区块链替代,因为以前我们需要它来承载信任,但未来,我们靠机器、靠共识算法就能实现我们的资产在全世界范围内高速流动。

区块链是资产高速公路,新时代的金融武器,可以通过劳动关系的变革指数级放大人类生产力。好人用了富国强民,坏人用了金融崩溃。

我们要珍惜这个时代,好好学习区块链,利用区块链解决实际的问题,即便是区块链的股权融资也比人工智能的要容易的多。

6
提问环节

问题1:请问如何站在山顶并识别优质项目?

王利杰:好项目的构成要素其实并不会因为区块链而改变:

1)真实的应用场景解决实际的用户痛点;
2)优秀务实的团队,真实的项目信息;
3)估值合理,资金规划合理,发展规划合理。

问题2:王总看好的区块链项目最先发展的是哪一类?

王利杰:2018年,我的重点还是区块链的基础设施,公有链、协议层,当前的区块链资产高速公路还没修好,只有基础设施完备了,DAPP才能跑起来。

问题3:王先生在之前的文章上分享过token是一种“产品期货”,你认为目前的项目应该如何增强他的产品性减少他的期货性呢?让更多真正用户来买入token呢?

王利杰:现在在全世界范围内卖产品使用权TOKEN,最先吸引来的是投机分子,而不是真正的用户。但是人都是有惰性的,现在有人买,你自然就愿意卖,而不愿意通过严格的KYC来筛选你的用户。

其实,如果你做好真实的开发预算,做好扎实的产品宣传,你可以要求用户提供严格的信息,方便你十里挑一选出你的真实客户,给他合适的额度。

区块链确实让用户和投资人合二为一了,但是合二为一的意思是,用户成为了投资人,享受了早期投资的回报。越早支持你的用户,未来越能享受到产品发展的红利。

但是今天很多ICO的TOKEN卖给了“纯粹的投机者”,这些人没有“用户属性”,只买不用,买了就是为了高卖。这些投机者比你的真实用户更加积极的参与你的ICO,他们排着队要额度。

你的用户太腼腆了,你也懒得找了。就像很多美女嫁给了丑男,因为美女太矜持,不去找自己的真爱,在脸皮厚的追随者里随便挑了一个就嫁了。

问题4:王总,请问你觉得未来数字货币会不会代替一些国家法币的存在?

王利杰:不会的,每个国家都在研究自己的数字货币形态的法币,铸币权背后是政府的支持,我看不到法币消失的迹象。

但是,区块链资产之间确实容易形成汇率和直接交易的关系,这种交易“去法币化”了,这种现象会慢慢放大,但也会受到监管层的抑制,会有博弈的存在,我就不多做预测了。

问题5:请问王总,目前为囤比特币做资产配置有意义么?

王利杰:个人意见,买点儿比特币给你的下一代留着,不要超过你资产的10%,而且买给孩子的就不要自己花了。不要炒币,当做艺术品收藏一点儿玩玩,如果真的清零了,不能心疼,如果心痛,那就是投多了。

问题6:个人价值,比如明星属性的是不是更适合ico来量化价值?

王利杰:理论上是的,韩国那边应该有人在做了。

问题7:目前看,可否说区块链技术在金融之外的应用其实意义有限?

王利杰:区块链是资产高速公路,所以生来就是金融实验。但是金融又是服务实业的,所以区块链金融服务实体产业也是顺理成章的。区块链是记账的,分布式账本;人类社会,广义来讲,是基于账本运行的,我们时时刻刻都在记账。

问题8:请问王总,如何看待吴忌寒的比特大陆(矿场算力越来越集中)与比特币维护组之间的意见分歧?

王利杰:人类社会几千年来都是基于中心化的社会运行的,什么时候完全的去中心化了?

我们很习惯中心化的结构,甚至在去中心化的环境中还觉得很不适应。比如你数字货币钱包私钥丢了,你的币真的就没了。银行存折丢了钱不会丢的。所以啊,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去中心化?

算力集中不是本质问题,币价上涨还是下跌才是本质问题。如果不是比特币价格长得快,你们谁有功夫研究区块链呢?

不要过分强调去中心化,我们接下来要做的是去中介化。

更不要妄想去政府化,失去了政府,我们要回到弱肉强食的黑暗世界,我们群里的秀才们,可能都活不下去。汉武大帝时代,我们跟匈奴蛮族战斗,以巨大的人力和财力险胜匈奴,把匈奴感到了欧洲,灭了希腊文明。。。

看了《红海行动》有何感想,是不是觉得有政府保护才有安全感?政府给他的人民安全感,现在世界上,比中国安全的地方并不多。我们要辩证看问题,有得有失,多看看我们得到了什么更容易幸福感。

问题9:各个虚拟数字货币以后发展的趋势会怎样,是否能像各个国家本身的法币一样能够自由兑换?

王利杰:最终,区块链上的资产会实现自由兑换的,不知道要多久,有生之年应该可以的。

问题10:ico发售的代币真的能与项目锚定吗?毕竟大部分ico的实际业务并非智能协约,即便项目真的盈利或是未来趋势,那么投资者又怎么获得项目的真实回报而不是投机回报呢?

王利杰:99%的ICO代币是庞氏骗局,所以不用费劲想要理解白皮书里面描述的场景,写白皮书的人跟找你融资的人本来就不是同一拨人,拿到你ETH,他们就暴富了。一天融到2000万美金,何必再把这2000万美金投入研发做一个不一定成功的项目呢?

要知道,人性经不起考验,一下子融到2000万美金之后还能踏实干活儿的团队并不多。

为便于交流,请加深姐微信,拉你进入“深链财经区块链交流群”,定期组织嘉宾分享,交流行业干货。深姐微信:shenlianvi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