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星:区块链成功后,最大的失败者是银行

陈伟星,泛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快的打车”创始人,“保险师”董事长,曾获2015年第19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等荣誉。
 
目前,下属泛城资本管理资本专注于独角兽企业投资,已投资51信用卡、新潮传媒、车和家、氪空间、保险师、量子链、币安等优秀的创业公司。

【深链财经原创】
文|陈伟星

人生之路是一步一个脚印,可陈伟星的人生是由一个又一个的传奇组成。泛城资本是由快的打车的创始人陈伟星创立的,他是马云最得意的弟子,3年内他打造出了市值百亿的公司,并且29岁就登福布斯榜。
 
1
欲望以提升热忱,毅力以磨平高山
 
在我看来,创业的成功与否,最主要的因素是机遇。”陈伟星说。当然,机遇对于创业者来说很重要,可嗅觉敏锐才能将商业作用发挥到极致。

在很小的时候,陈伟星便带着小伙伴们一起卖河沙,一车虽然只有五块钱,但创业带来的受到别人认可的乐趣,从此就埋藏在小小的他的心底。

在高三毕业那年,由于观察到绍兴本地家庭服装厂利润过低,于是陈伟星就为当地的服装加工厂写了一份营销方案并自行推销,最终一共签了21份合同。

对于创业的渴望,也曾让他迷失,也会让他为了创业而创业。

在大三的时候,包括他在内的7个同学总共筹钱17万元,创办了杭州泛城科技有限公司,在互联网行业的第一次孵化项目是商务呼吁平台,并在杭州试水酒店,进行参观预订服务,虽然一年后最终以失败告终,但这次的经验使他飞速成长。

欲望以提升热忱,毅力以磨平高山,踩过的水坑,是为了更好前进。

陈伟星的第一桶金是网页游戏《魔力学堂》,随后这款游戏让他成为了风投大佬们追逐的对象,但随后他对团队的把控的不当使得他又备受争议。

“成功的前提就是自己先要有欲望,只有当你的欲望足够强烈的时候,你才能有更大的动力支撑你挺下去。”

2012年,快的APP上线,在2013年,陈伟星便跑去硅谷找马云要钱,一直以来他都是以直接著称,当时他便很直接明了地告诉马云,短期内这将是一场“烧钱”抢夺市场的运动,当时马云就毫不犹豫地投了钱。

2
从独角兽到投资人
 
陈伟星自身作为创业者有着丰富的经验,他能够精准地把握创业者的心理和创业公司的发展方向,所以这使得他的投资之路也更加清晰。

在泛城资本的官网上,我们可以看到他带领投资的企业有:快的打车,51信用卡,保险师,亿方云,现金卡,快货运,众马科技,校聘网,讯众科技,爱康科技,鱼跃科技,巨人网络,oTMS,九星娱乐,九州量子,西比曼生物,天悦东方传媒,应用试客,返还网,飞博共创等等。

爱折腾,所以遍地开花,从这些项目不难发现,泛城资本的投资领域是比较广的,涉及到新能源,医疗健康,传媒等等。

就像陈伟星自己所说,“我希望这事儿足够大,趁年轻能够狠狠搏一把。”

近日,陈伟星在群里针对区块链技术进行了深度分享,深链财经将其整理并分享给诸位。

他认为“投机者”是指内心只信法币的人,最终会把加密货币换成法币,同时,他也认为流动性是加密货币体系里面最重要的,并详细阐述了加密货币的三种流动性。
3
区块链是制造信用的机器
 
我认为区块链用加密算法来使资本化,加密是手段,资本化是目的,目前看来几乎是唯一目的。
 
其实一直以来,货币的本质就是“信用”,就是相信自己“劳动”换来的“数字”可以换取同等价值或者更多价值的“劳动”,区块链是可以释放人类信用,打破记账货币垄断。所以以后一切都关乎“相对价格”,不怕泡沫大,只在乎泡沫不平等。
 
就比如我们一群人之间的人际关系,很容易有所谓的“马太效应”,信用的马太效应的本质是政治。
 

用债务来提取信用,没有人承担责任,在国家信用产生的时候,没有微观的劳动个体接受这个公有的责任。所以你看所有高债务国家都不愿意还债。
不愿意还债的意思就是不愿意接受这个数字来换取欠债者的劳动。
 
比如欧盟中,德国金融机构把钱借给希腊百姓,希腊人用债务购买了德国企业的产品,钱又回归了德国金融机构。债务越来越大以后,希腊人没有意愿支付已经消费过的信用,最终尝还债务是靠供应的,供应换供应,希腊的供应换取德国的供应。
 
区块链是制造信用的机器,人类需要释放被禁锢太久的信用,让人因为相信任何一种他相信的东西“Token”而劳动与创造,而不只是被垄断的钱。
 
我们知道的,所有的逻辑来源于一点“供应换取供应”,为了离散化,人类的交换需要引入信用,所以最小的经济单元是“供应换取信用”,“信用换取供应”,把信用当作0,供应当作1,人类经济系统就是0与1组成的计算机系统。

控制在未来没法混的,信任才可以混,任何控制都是在牺牲信任,会在相对价格中体现出来,所以一开始我就建议bch如何设立一个好的治理结构。
4
任何人的关系都是需要先相信再合作的
 
人类财富包括两种,一种是激励人劳动和创造的信用财富,一种是人劳动与创造出来的实际财富。我们这个世界缺钱的原因,是“可流动的信用”被垄断了。
 
区块链在去年创造了7000亿美元的信用,激励了无数人去劳动和创造,真正相信的人都不需要法币,就如同大家都在一个虚拟游戏里面。但归根结底我们劳动了,为社会创造了实际财富。
 
所谓“投机者”,是那些内心其实只相信法币的人,他们最终会把加密货币换成法币;只要不换出去,加密货币的信用就不会破。
 

相信是很宝贵的东西,相信不怕“虚拟”,怕被欺骗。人的本性是一定会为相信而劳动的,当信用积累起来了,我们就愿意赚取信用而劳动。任何人的关系都是需要先相信再合作的。
 
区块链的另一大作用就是人与人的关系“可编程化”了,未来是可编程社会任何组织都可被编程了,对人与人间的利益可编程化。
 
区块链时代,吹牛逼让越多人知道是有信用价值的,就好比明星信用高一样。分散与坚信的人群是btc的基石。假设相信btc人数是N,每个人信任的程度是V,btc的总价值是NV的总和。btc会经历好几个阶段的增长,长期的,每一次下跌都在增强实际价值,经历过磨难的信任才是真的信任。
 
5
区块链成功后,最大的失败者是银行
 
区块链现在一切的突破点,是击破瓦解传统货币与金融的三个轮子,银行-商业银行-影子银行与金融工程。
 
但在瓦解传统金融工程的时候,需要有一个平稳的,非暴力的过程。这就好比想小三上位,原配总是会闹的。
 
区块链成功后,最大的失败者是银行,因为区块链时代信用货币不是银行来创造的,清算行更没戏,被矿机给代替了,美联储会失去对全球交易的记账权。
 

因为区块链上的币被流动性和汇率控制者,但一旦生产力被tokenize到一定程度,计价单位会变成加密货币,计价期权会上涨。

如果加密货币泡沫化程度不断贴近信用货币,有可能导致法币相对商品贬值,就是相对法币膨胀。这样就会被商品计价单位变成加密货币。但区块链让这个过程变得离散渐进的。

但因为接受兑换的信用,比如你接受人民币,别人只有比特币,就必须先把比特币兑换成人民币,才能换取你的商品。这样不同货币间就被流动性控制了不同经济体的消费。

流动性是加密货币体系里面最重要的。分三种流动性,一种是“消耗”的流动性,往往铆钉了商品与服务的部分价值;第二是使用的流动性,往往是被相信的或者被规定的;第三是投资的流动性,被很多人预期相对价格波动的。
 
第一种影响后面两种,第二种影响第三种,但储蓄是目标,劣币驱除良币,良币都是甲方市场的币,燃烧的本质是储蓄到黑洞账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