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惶徐明星


徐明星和他的资本版图

从江苏农村走出的币圈大佬徐明星,近日似乎多了焦虑和恐惧。这样的恐惧2017年徐明星曾有过切身体会:在政府关闭交易所时,徐明星等交易所的核心人员曾被要求禁止离京。

随着币圈大佬被边控的消息被坐实,徐明星发出了 “随时准备上交国家”的言论。

多年来,徐明星囿于行业可能面临监管的风险,在赚钱的欲望和“原罪”的恐惧感中,徐明星“随时准备上交国家”这样的大义凛然,似乎更像是恐惧占了上风。

不为人知的是,徐明星在数字货币上赚了钱,然而他其实并不满足于此,几年间,徐明星也有很多其它领域的尝试,最近还把触手伸向了新三板,控股了新三板公司华证联。

彼时,无人看好比特币,徐明星曾这样感谢认可他的A轮投资人:“风投用他的钱冒这个风险,我们愿意用我们的青春冒这个风险。” 而如今的徐明星还是过去的徐明星吗?

和其他出身草莽的币圈名人不同,徐明星背后可见的大佬就包括史玉柱、雷军,还有曾经的“公募一哥”王亚伟。

【深链财经】
文|沐凡

贪婪和恐惧在竞赛

面对竞争对手以及新晋者币安的光速发展,徐明星充满了警惕和恐惧;但他更担心的事情还是监管,那份恐惧始终不散。

“两会”期间,徐明星在员工群里的一句“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引起市场哗然,在徐明星表态之后,OK投资人蔡文胜称支持徐明星老板的决定。

人民币业务停止,币安、火币被墙,如果说不顺的用户体验影响到投资者对交易所的选择,那对于OK来说,“随时准备上交国家”是否更像是一场成功的公关和推广。

最先拥抱监管,最先抢占先机和中国用户。

另一方面,从行业竞争的角度来看,如果OK的发展速度已经不及往昔,与其担心被赶超,不如最快抱上监管“大腿”,求得未来长远的稳定和行业地位。再或者,如果OK主动求得监管,同属一个行业的其它竞争对手也都别想“跑”。

徐明星或许希望以监管来解决内心多年的困局和恐惧,哪怕是挨上一刀。单纯从行业竞争上来讲,OK的前景光明吗?

然而监管是否能解决未来长期发展的问题,始终是未知。

此外,还有人认为徐明星这样的言论是一场作秀和反逻辑。春节前OK的态度更是倾向于:既然监管已经停止了人民币业务,那就主攻海外,丝毫没有任何贴近监管的倾向。

而短时间内态度的变化和差异或也呈现了徐明星内心的困扰。

这也是徐明星在去年国内交易平台被取缔后采取的措施,OKcoin的注册地址目前在香港;OKEX则注册在境外。在这场对于金钱的追求和对监管的恐惧的竞赛中,显然,前者占了上风。

OKCoin称,OKEx业务一直就由海外国际团队负责,徐明星负责OK区块链技术OKChain的研发和应用。目前OKEx CEO为李书沸。

此时,OK加快了发展海外法币业务和纯币业务。

观其言,察其行,从徐明星所做的来看,其更喜欢“刀尖上起舞”。

危险的“前任”币安

在徐明星担忧监管时,还需要面临“前任”带来的压力。

3月10日,有名为Sylvian的作者发布文章称,通过公开数据分析,目前全球交易量第一的OKEx交易所存在交易量造假的行为,93%的交易额为虚假交易。火币和币安也同样存在同样的问题,前者81.8%的交易量为造假,币安的造假量则达到70%。

李笑来在该文章下点赞,币安CEO赵长鹏则在Twitter上转发并评论称该文章是“非常好的深度分析”。

赵长鹏,就是徐明星那位“危险的前任”。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离开OK时,赵长鹏就指责前东家交易量造假,并被指出开发了大量做市机器人制造虚假信息。

赵长鹏认为币安是超过OK的交易所。

2014年6月赵长鹏加入OKCoin时,CEO徐明星、何一和赵长鹏被称为“币圈铁三角”。

2014年11月,徐明星在一个论坛上,以赵长鹏和何一的加入为例,证明公司“组建了顶尖的团队”。

话音未落,徐明星就和赵长鹏反目,赵长鹏随即离开了OK。

2015年12月,曾经拉赵长鹏加入OK的何一也离开币圈进入直播行业,加入一下科技(也就是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的母公司)。

2017年7月,赵长鹏联合一群数字货币爱好者创建币安平台。同时币安发行了自己的货币“币安币(BNB)”。

2017年8月,直播风生水起之时,何一宣布离开一下科技,加盟币安,担任联合创始人,现被称为“币圈一姐”。过去的铁三角成了如今的对手,兵戎相见,徐明星心酸不心酸、焦虑不焦虑。

“有钱不等于拥有好团队。”徐明星这样总结教训,“OKCoin曾在过去几年的比特币大潮中融到千万美金,但慢慢发现,公司有了钱之后的问题比没钱的时候更多。”

就团队问题,徐明星还曾明确表达了这样的一个观点:创始人要有足够的个人魅力,可以把合伙人聚拢的很好。

而作为当初铁三角重要的两边,赵长鹏与何一离开,认为“合伙人可能是百里挑一”的徐明星,在他自己眼中,他这个创始人的个人魅力又会是怎样的?

在各类交易所中,比特币中国、OKCoin、火币是中国比肩的三大一流交易所,如今比特币中国已经停止了所有交易业务,新晋者币安却突飞猛进。

前有来者,后有“追兵”,谁都不愿做那个死在沙滩上的人。

徐明星无疑是忌惮对手的,复盘自己,也复盘对手。

据深链财经记者了解,OK平时会及时关注火币等对手,和对手竞争的同时也总结对方的错误避免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许这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否也是徐明星对竞争公司的一种认可?

从村子里走出的逆袭者

不能否认的是,作为币圈食物链顶端的交易所,OKCoin可谓是成功的,如今,徐明星也不过是33岁。

1985年,徐明星出生于江苏省洪泽县黄集镇双涧村,截至2018年2月,徐明星还是中国国籍,并未取得境外永久居留权。

徐明星本科毕业于北京科 技 大学,研究生中途退学中国人民大学。

在雅虎中国短暂的工作后,徐明星结识了豆丁网的创始人林耀成。2007年,两人一起创业成立豆丁网并出任CTO,一直到2012年他从豆丁网退出。

2013年徐明星成立了Okcoin。和很多说自己进入这个行业是从炒币起家一样,徐明星也称自己是一位狂热的炒币者,其曾因炒币给交易平台“贡献”的交易手续费超过50万元,这或许也意味着,初创公司时候与合伙人凑的那几百万,炒币也贡献了几分力量。

OK在一份声明中称,内部员工已经被禁止炒币。不过,这真的可以被禁止,或者真的禁止了吗?

创业一开始,OKCoin就拿到了创业工场和硅谷风险投资之父的Tim Draper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2013年千万美元级别的A轮融资投资机构还包括策源创投、曼图资本、创业工场等风险投资基金,以及其他天使投资人和顾问: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走秀网联合创始人黄劲、CSDN创始人蒋涛、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杨宁、Pre-Angel创始人王利杰、雷锋网创始人林军等。

有接触过徐明星的人告诉深链财经记者,徐明星很是勤奋,即使是在繁忙的创业过程中,依然坚持自学英语,而且OK关键的技术都由他亲自把关。

2018年2月,徐明星已经辞去OKEx CEO职位。

控股新三板公司,触手伸向证券市场

在搅动币圈后,徐明星的触手已经神向了国内的资本市场。

2016年12月20日,新三板公司华证联发布收购报告书,自然人徐明星以2.5元/股的价格对公司股东宋卫、陈坚、凌骁、余炅及王进巨5人合计持有的300.62万股进行收购,占公司总股本的54.66%,收购价为751.55万元。

收购完成后,徐明星成为华证联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随后这家为企业及个人提供室内环境、公共卫生等检测及评价服务的第三方检测机构迎来管理层大换血,原董监高纷纷离职。

接下来,徐明星迅速剥离了华证联原本的检测业务。2017年5月,华证联以254.64万元对全资子公司上海华证联40%的股权进行出售。

换血同样迅速。2017年8月9日,华证联宣布任命徐明星、郑荣尧、方宏、麦刚、袁晨为公司第一届董事会成员;任命张丽俊、郝文静为公司第一届监事会成员,任职期限均为三年。

任用之人均为徐明星信任者,郑荣尧为OKLink产品副总裁,麦刚则是OK的股东方。

2017年11月27日,华证联披露徐明星拟以740万元认购其新发行的296万股股份,这之后,该公司总股本将增加至846万股,徐明星持股增加至596.62万股,占比70.52%。

至此,徐明星牢牢掌控了这家新三板公司。此举也被解读为徐明星随时准备将数字货币的业务借壳新三板。

徐明星的“生意”并不简单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近五年来,徐明星的“生意”并不简单,也不仅仅局限在数字货币的领域。

成立OK之后,徐明星还运作了多家公司。2014年11月,徐明星任职北京欧凯联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经理,持有该公司56%的股权;2014年4月成立深圳市欧凯世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欧凯联创是OKCoin的唯一股东,在欧凯联创的股东中,除了明确的创投资本外,还能瞥见史玉柱、王亚伟、雷军等大佬的身影。

2014年7月,徐明星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WINESS SERVICES CO. LTD.持有100%股权。

2015年2月,欧凯控股有限公司在“避税天堂”开曼群岛注册,徐明星持有46.53%股权。同月,明星资本有限公司成立,徐明星持有100%股权;2015年3月徐明星任奥科赛尔香港有限公司董事,欧凯控股有限公司持有其100%股权。

其实,徐老板不仅做交易所和区块链,2015年9月,好有钱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主要为网络互助平台运营及技术支持业务,主打社交、视频和娱乐,注册资本5000万元,徐明星控制的北京欧凯联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其100%的股权。然而不温不火的业务始终没见起色。

2015年8月,欧科互动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成立,徐明星控制的OKC(HK)COMPANYLIMITED(奥科赛尔香港有限公司)持有其100%的股权。

同月,OKLINK PTE.LTD. (新加坡速连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徐明星任董事,持股100%。

另外,徐明星还不忘布局人工智能。2015年9月,徐明星曾任职极限元(北京)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经理等职务,持有其23.25%股份。该公司由一批中科院毕业的博士创立而成,是一家致力于发展人工智能技术,开发消费级智能产品,为行业提供智能技术的整体解决方案。 

不少OK集团旗下的公司,均为徐明星100%控股,2015年6月,OKEX FINTECH COMPANY LIMITED(香港欧凯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徐明星持有其100%股权。OKLINK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香港速连技术有限公司),主要涉及跨境支付平台运营支持以及支付证据保全业务(均为中国大陆以外地区业务)。

2015年11月,徐明星任职OKC FINANCIAL COMPANY LIMITED(香港欧凯金融有限公司)董事。

2016年9月,徐明星又担任北京乐酷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经理,徐明星控制的北京欧凯联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其100%的股权。主要为虚拟商品(比特币/莱特币等)交易网站运营。

另外,徐明星还不忘规划广告投放平台,上述乐酷达持有上海基诺广告有限公司7.5%股权。

在徐明星庞大的公司版图中的,有交易所、投资公司、广告平台、媒体…….如果说“庄家杜均”有着一条产业链来获利,那么明面上掌控着交易所的徐明星,显然也有着类似的布局。

最后一个问题,这么多公司,如果要交给国家,不知道徐明星要上交的到底是哪一个?

-End-

《惊惶徐明星》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