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佳勇与邓永强雄辩:区块链是春是冬?

区块链行业起起伏伏,是凛冬将至还是春暖花开?

“链战”第二期:刘佳勇VS邓永强。

4月17日晚,在由深链财经(ID:deepchain)举办的“链战”第二期活动中,特邀JRR Crypto全球合伙人刘佳勇和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邓永强,就区块链行业目前是春天还是寒冬发表自己的见解。

深链财经现将两位嘉宾的观点整理后分享给大家。

【深链财经原创】

|赵灿

刘佳勇

作为区块链领域知名基金JRR的全球合伙人,刘佳勇同时还是欧洲实战华人商学院的院长。投资交易所币安是JRR基金在区块链领域较为知名的投资之一。

 

邓永强

 

邓永强是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发起人。

泡沫和动荡 过去时还是将来时

 

刘佳勇:我认为是春天中的春天。因为区块链行业,严格意义上讲,还没有真正的开始起步,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的应用,几乎都提出的一个端口就是数字货币的发行以及交易。

我认为区块链的应用,以及区块链的未来和辉煌时代远远没有到来,恰恰是这个行业中万物复苏,最最春天的时刻。即萌芽阶段,这是我的立论观点。

邓永强:我是1995年也是国内第一批的使用清华BBS的网民,所以也是看到了中国互联网用户从零开始、从学校到社会、从科研到商业、从创业到蓬勃发展的整个历程。

回顾二十多年前的中国互联网轰轰烈烈的整个发展历程,我认为区块链时代不能跟互联网时代相割裂。它不是一个技术的颠覆,而是在互联网技术上的创新、迭代以及进一步应用,通过各个场景、应用、相结合起来。

现在区块链的泡沫类似于1999年互联网行业的第一轮泡沫,加之央行监管,各种对区块链行业的限制,特别是在今年春节前后,比特币冲高以后迅速回落导致的市场情绪低迷,整个环境显得冰冷。

 

我认为现在就是冬天,确实考验团队,对于大家冷静的思考商业模式、产业发展,是非常必要的。

行业基石是否稳固?

 

刘佳勇:横向的比较互联网这个行业的进化,大家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应用都是在中后期兴起的。1969年到1995年第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的成立中间,足足经历了30年的历史。

邓永强:区块链技术各方面相关联的底层技术,其实是互联网时代的。我认为区块链时代,虽然是从2009年开始的比特币开始计算,但是它的技术,各方面的场景、环境应该从互联网时代算起。

刘佳勇:马云领导下的阿里巴巴是1999年9月才成立,并于2014年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从这个时间横向比较而言,区块链的诞生发展到今天才不过短短的十年时间。

邓永强:马云的阿里很成功,但是他也反复多次提到电商支付给了他很多启发。

回顾区块链过去一段时间的疯狂泡沫,现在看起来其实也很正常,当年互联网也是这样过来的。现在3点钟(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好像大家都睡觉了,不再去折腾了。

区块链百万年薪、暴富神话的少了很多,“正规军”也在审慎地考虑计划,重新安排自己的布局。区块链怎么去进行应用、落地,怎么创新、创造价值,怎么给用户、投资人和社会带来效益,而不是画饼充饥。

刘佳勇:站在投资的角度,我们希望的创业者是先看好区块链的发展,相信区块链具有改变这个世界的一种可能性,并愿意与之奋斗。

邓永强:同意刘总的观点,首先要有恒心、要能坚持;其次就是应用优先。我们要区分于普通的链圈、矿圈、币圈。打造有坚实底层技术和人才储备的应用圈。稳固好行业基础,因为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区块链:新物种or旧调整?

刘佳勇:我们人类是从灵长类动物进化来的,人类的基因谱序列和大猩猩的基因谱序列只有1.2%的区别,却决定了我们人类和大猩猩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物种。

随着区块链的进步和进化,进化出了自身的思维模式和理论依据,成为不再从属于互联网的新物种。

就像大数据来自于互联网,他已经超越了互联网;就像人工智能来自于人机交互,但是也超越了它原来的“物种”。

邓永强:区块链时代确实是生产关系的重大变革,人工智能也是生产力的突破,但只是整个社会生产效率的变化,是历史进程的重演。

将科技与生物学比较,我觉得目前还看不到这个所谓“物种”的重大区别。

刘佳勇:区块链中的加密技术、不可撤销性等分布式自治,以及共识机制。形成了区块链一定是一个新的物种特性。

 

邓永强:我认为区块链是互联网时代的一个重要的分支,并不是对互联网的技术本身的颠覆,而是对人与人关系的调整。

刘佳勇:互联网就相当于一个底层建筑,我们所有东西都可以成为互联网相关。

在今天的互联网时代,谈隐私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但是恰恰由于区块链技术的出现,保护隐私变得具有可能性,这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思考逻辑。

邓永强:区块链在重塑信用、重构信任等领域有强烈迫切的市场需求,会吸纳大量的技术人才、丰富的产业资源和海内外资本的投入。回到冬天还是春天的问题,只有通过冬天破灭泡沫,让有坚持有原则的人来开发、应用,才能让区块链行业茁壮成长起来。

刘佳勇:这个我是高度认可的,一年四季本来就是轮回,冬天到了,春天还远吗,春天到了,也马上就会进入冬天,所以一切就是轮回中不断的升级的。

 

区块链行业能否实现逆袭?

邓永强:现在不管是所谓的屌丝青年还是古典的互联网古典二次方的,传统企业古典三次方的企业家。大家都会在新的同样的起跑线上,发挥各自的能力。

 

刘佳勇:在这一点上我是不同意邓总的观点。我认为古典企业家包括古典投资人,如果过去做的特别成功,是很难在区块链领域做得成功的。因为我们过去自以为成功的记忆和经验,将妨碍我们在这个新世界里做判断。

邓永强:这点我确实不同意刘总的观点。我认为区块链时代,恰好让十五岁到七十岁的创业者都能有足够的充分的发挥空间。

因为区块链需要有很好的技术支持,很强的落地产业和应用场景。这些都需要有团队、有资源来快速的对接。

刘佳勇:就是回到我们最本质的观点的分歧,就是你在谈互联网,而我在谈区块链。我认为区块链是已经超越于互联网的新物种,你认为区块链是互联网的延续,所以我们这个观点不一样也是显而易见的。

 

邓永强:我在反复强调一个观点就是区块链是生产关系的变革,但不是神丹妙药。

我很负责任地讲,大量的互联网的资本、人才、技术、产品、运营会迅速地对接到区块链这个平台,然后通过生产关系的调整释放出巨大的生产力。在短时间内创造出巨大的商业价值和商业投入。

他山之石

1.天使轮就投中了币安这么头部的交易所,是一种什么感觉?

刘佳勇:我们是关注于价值投资,所以我们不会太在意一时的得与失。当然能在初期的时候投中币安,这绝对是一种幸运。我们更看重的是未来的布局以及当下的准备。

2.今天华为也发布了白皮书进军区块链,但是和腾讯京东一样,只谈链不发币,币圈和链圈似乎在平行发展,您如何看待这种有链无币的模式?

 

邓永强:是否发币并不重要,因为最后都会殊途同归至应用圈,包括以下三个原则。

第一点是针对实体经济和社会服务的需求和痛点,积极探索和实践区块链解决方案。促进产业区块链时代的发展和普及。

第二点是不唯链技术先进至上,以实用好用为先。

第三点是单点场景应用突破,然后在各个行业领域迅速推广普及。

总而言之,就是要促进应用尽快落地。

3.请问对EOS的超级节点之战怎么看?

 

邓永强:去中心化跟效率之间肯定是要存在一种博弈,那么超级节点,可能就是博弈中的达到的一种合适的状态。这个节点能否更好地适应需求,需要各方面不断的探索,试错和博弈。

注:本文是深链财经(ID:deepchain)原创。未经授权,不得擅自转载。如要转载请联系深姐微信:shenlianvip

-End-


前期阅读:

孙宇晨回来了 | 独家专访

矿池江湖:战争已悄悄结束,中国拿下超90%算力!

别人看剧发了财,你看剧发了福?

为便于交流,请加深姐微信,拉你进入“深链财经区块链交流群”,定期组织嘉宾分享,交流行业干货。深姐微信:shenlianvip

识别二维码,添加深姐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