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付大头成立“区块链反独裁联盟”,和江卓尔辩论分叉问题

2018年5月20日晚,点付大头成立“区块链反独裁联盟”群,并邀请了众多区块链大佬,包括薛蛮子、吴刚、蔣海、长鋏众多币圈红人等。

在群中,点付大头与江卓尔进行了言辞激烈的交锋,而一切“骂战”的根源是针对区块链领域的独裁和矿霸问题。

此次辩论是点付大头发起的,是从2018年5月18日微博论战的延伸,5月20日,点付大头与江卓尔从凌晨在微博上的对骂升级到晚上建群让大家围观“辩论”。

此次大战是源于点付大头对BCH的不满,原因是当没有达成全社区成员达成共识时,BCH突然硬分叉。

同时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点付大头卖掉了所有的BCH,并称自己的投资逻辑始终是把去中心化放在第一位的。

本文是深链财经将江卓尔与点付大头互相质疑的内容进行了整理,并在此基础上深入分析,双方的质疑全部是建立在赞同扩容的前提之下,以下是具体内容信息。

点付大头回应LBTC主链暂停十天的原因

2018年3月24日,LBTC在公告中宣布主网暂停,截止4月5日才再次发布公告,期间间隔十天。

此事件透露的是主链可以随时暂停,而若主链可以随时停止,那这也就意味着DPOS机制的LBTC的控制者权利是无限的。

对此,点付大头对江卓尔质疑的回复是:主网不是暂停,是实习生写错了。期间LBTC出现了bug,且后来修复好了,以及LBTC已经稳定运行了几个月。

其实,3月24日LBTC发布的公告已经被删除了,对于4月5日的公告依然存在。就像江卓尔所说,我们关心的不是公告是谁写的,大家关心的是这十天主网到底是不是暂停了,而不是公告是谁写的。

对于这点,点付大头并没有做出清晰的回复。

一个做对比的案例是:即使ETH硬分叉10次,也没有人能暂停主链,可以暂停主链也就意味着中心化制度。在此,可以看出点付大头推崇的DPOS机制其实同样也是存在问题的。

对此,点付大头的回复是:在dops发展早期这些问题是都会存在的,最早期比特币也是中本聪一个人挖的,DPOS把记账权和投票权进行了分离,任何人都可以当矿池,如果有人作恶,矿工就会把他投下去。

没有形成共识就分叉就是“独裁”

在辩论中,双方的情绪都达到了一点即燃的状态,即使这样,但双方的观点也都是建立在赞同扩容的基础之上的。

比特币一个区块的大小是1M,比特币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处于拥堵状态的,所以扩容的概念实际上是在2014年就已经提出的,这说明扩容的问题是亟待解决的。可事实上,比特币最终真正分叉的原因是矿工、开发者和用户之间产生了分歧。

并且吴忌寒先是分叉比特币,而后又分叉了门罗币。可这一系列的行为,在点付大头看来,BCH的解决方案就是独裁,因为完全不是形成共识才分叉的,他将开发者赶走,自己做开发者和矿工,这是完全不顾用户利益的行为。这也是为什么点付大头将矛头指向了吴忌寒。

面对点付大头的质疑,江卓尔的回答是,一部分用户是想要扩容的,所以扩容会议是不欢迎反对扩容的开发者的。

江卓尔的回答是否意味着不赞同扩容的人员是完全没有发言权,所谓的共识大会,仅仅只需要组织想要扩容的人员参与并达成共识,就可以直接分叉了。

一直以来,虚拟货币强调的是去中心化,所以扩容的前提是共识,而没有形成共识就强行分叉,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独裁,这也是为何点付大头将群名名为“区块链反独裁联盟”,矿霸就是为了满足自己,这也是点付大头一再强调的独裁的来源所在。

对此,江卓尔的态度是,即使一个社区里一部分人有异议,那么社群中的人也是有分叉离开的自由权的。门罗币分叉链之所以有价格,是因为用户用真金白银买分叉链,有价值的背后即他们是完全赞同门罗币分叉的。

一切争论都是为了维护一个更好的社区建设

对战一直持续到5月21日凌晨,期间点付大头将江卓尔两次踢出“区块链反独裁联盟”群聊中,并表示江卓尔在对战过程中找了水军来攻击自己,以及江卓尔拉黑了自己的微博。

而后,江卓尔在第一次被踢出群聊后,被点付大头再次进入群时,称自己知行合一,从没有什么水军,并称点付大头在自己发的微博下买水军来迎合自己。

看到这里,不得不说两位大佬也是太可爱了吧!

其实,每个人维护自己的利益时,一起遵守一定的大家认同的规则,这个是非常合理的。其实不管是pow还是dpos,其中都可能会有分歧,但是最后都是少数服从多数继续发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