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8年05月

上海“币帮”:投资上涨千倍,有钱人也难进场

在区块链刚火的时候,就有人提出疑问:错过互联网时代的上海,能抓住区块链的机会吗?

现实是,不管上海政府如何看待区块链这个产业,资本发达的上海,已经有一群人,通过早期入局区块链行业,赚到第一桶金。再通过合纵连横、共同站台,将版图扩大,有人将这个群体称为:上海“币帮”。

在NEO上尝到甜头的这些上海商人们,将目标继续放到公链上,出现了量子链、唯链、本体……

【深链财经独家】

文字丨大卫

币圈老韭菜

在上海,一群曾经被认为不入流的玩币者,逐渐进入这个资本舞台的中央。他们穿行在各大高档酒店的会场,布道信仰、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小蚁比特创业营、万向区块链、分布式资本、量子链、唯链、边界智能、千方基金、维优元界、亦来云……这些都是为他们背书的项目。

他们过去的身份是,实体企业家、微软高级工程师、传统金融人士、中科院博士、券商研究员……更多的共同点是“炒币者”。

而今他们都有同一个名称:上海“币帮”。

2016年7月的外滩上,万向控股副董事长肖风宣布,万向控股已成立一支5000万美元的VC基金,专投区块链。这算是上海本土第一支布局区块链的基金。

当时,万向一共投了23家创业公司,其中国内的仅一家。

据企名片数据,万向区块链迄今一共投资7家区块链公司,赑特数字、原本、秒钛坊、边界智能、布沁网络、魔橙网络、柑趣网络,除秒钛坊外,其余皆位于上海。

而分布式资本则投资了CerChain、唯链、布比、网录科技、BAIC、Scry.info、矩阵金融、矩阵元、原本、Merculet、枫玉科技、秒钛坊等12家国内区块链公司。其中6家位于上海。

短短两年内,万向集团投资的国内区块链公司数量从1变为17家,其中11家位于上海。

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暴涨和伴生而来的财富神话,大佬们像韭菜一样冒出来,有人给他们取名:币圈老韭菜。

而事实上,他们绝大多数确实是韭菜出身。

“现在上海做区块链的大佬之前大都是炒币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靠炒币赚了一笔钱就出来做投资、做项目。”

在更早时候的2015年,“中国以太坊”NEO发起国内第一个“通证众筹”时,一天内只募集到最低目标(1400个比特币)的60.5%。

那时的韭菜是孤独的,所以大家需要抱团取暖。

NEO达鸿飞、量子链帅初、分布式资本沈波、维优元界初夏虎、千方基金张银海、亦来云韩锋……在各大项目发布的现场,背后常常出没他们身影。

比如唯链。在被普华永道投资之前,唯链先后被优领资本、分布式资本、千方基金等上海本土基金投资,背后是易理华、万向集团、张银海等投资人。

上海公链“币帮”

区块链的风口,上海差一点就错过了。

2016年,北京车库咖啡已经诞生了币圈半壁江山,深圳龙岗开始呼哧呼哧地造机时,上海还是一片百废待兴状态。

“上海币圈链圈活动交流还是太少了。”一位大佬在朋友圈感叹。

上海是金融中心,而区块链技术最先落地的领域是金融,按常理,区块链和上海天然亲近。

自2015年起,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在每年9~10月在上海举办区块链全球峰会。

2015年10月17日,还没成为“V神”的Vitalik Buterin来到首届区块链全球峰会,到场50多人,没有李笑来、徐明星、李林等人——他们的坐标在北京。

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做矿机的比特大陆、开交易所的 OKcoin、火币,都位于北京。

2016年第二届全球峰会,中国银行前行长致开幕词,超过1000名参会者从全球赶来。

万向区块链董事长肖风振臂高呼:“力助中国在全球区块链行业牢牢掌握话语权。”

到了2017年8月,某全球区块链峰会被浦东市场监管局突击检查后,震动币圈。第三届全球峰会最后只得低调举办。

上海人的胆小谨慎、政策环境的封闭规范,使得上海区块链的风口比北京来得要晚一些。

据企名片数据,上海迄今一共有120家区块链相关公司,而在北京,这个数是237家,接近两倍的差距,反应的是两个城市面对风口的不同心态。

这也使得上海错过了炒币、挖矿、造矿机的1.0时代,直接来到2.0——区块链时代,且以公链为主。像小蚁、唯链、深脑链、量子链、本体。

边界智能做的深脑链,定位是成为人工智能行业的公链;唯链(VeChain)CEO陆扬则表示唯链打算朝着公链的方向发展;量子链(Qtum Blockchain)的目标是成为优于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公链;NEO被称为中国的以太坊;元界(Metaverse)自称为国内第一条公链;本体网络(ONT)则是新一代公有基础链项目和分布式信任协作平台。

上海几乎人人都在做公链。

有人说公链是资源整合,考验技术能力,建设需要很长时间。换言之,上海人想玩一票大的。

这同时也带来另一个问题:竞争激烈。

“它(公有的基础链),它是有规模效应的,所以长期肯定有价值,但公链也不是谁都能做的,这个世界也不需要那么多公链,最后只会剩几家。”海豚浏览器创始人杨永智称。

“一个公链的成功一定要烧很多钱,可能1万个赛跑者,最终有1个能跑出来。”上述业内人士称。

为什么这么多上海人做公链?

或许投资回报率让这些人尝到了甜头——NEO最高时上涨了约千倍,唯链也超过百倍。

“边缘者”崛起

很多年后,当易理华靠小密圈收入千万,决定将这部分钱全部捐赠时,他不一定会想起自己蜗居沙发的无数夜晚。

还是穷小子的易理华折腾各种小生意,卖过手表,为节省开支,把两居室整租下来,两个房间租出去,自己睡客厅,用1800元在上海度过300个日夜。

一无所有的易理华, 靠着在BeX、布信宝、布比等30余个项目上的超百倍回报率,易理华伺机而起,完成了财富的迅速积累。

一位上海创投圈的人透露,易理华在区块链火爆之前,并不为投资圈熟知,很多投资圈的人并不带着他玩。

而现在,易理华5月12日发布的朋友圈透露了他参加的一场小范围的饭局,其中有徐小平;饭局的组织者则是曾投资了奇虎360、美图、迅雷的策源创投总裁冯波。

“在我们这个圈,‘有钱人’的地位最低。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我们带不带他玩的问题。”一位靠炒币实现财务自由的币圈人士甚至这样说。

这些先入场者联合纵横,掘取更大的财富。

“大概一个月前,我建议很多朋友买OKB和HT,这批人基本已经财富自由,区块链确实处处是机会。”易理华在5月17日晚发布朋友圈,验证了这个币圈真理。

区块链让一些人打破圈层、实现财富暴涨的同时,也在形成新的圈层——新的大佬正在崛起,新的规范正在形成。

2011年,当时在上海经营桑拿设备的温州商人杨林科,从一个程序员口中,第一次听说了比特币。

这位后来的被称为“中国比特币第一人”问到:“能赚钱吗?”

李书沸首次回应离职OKex内幕丨深链独家

5月14日,OKEX CEO李书沸在朋友圈宣布离职,引起巨大反响。

深链财经获得了李书沸的独家回应。

对“不满三个月就离职”的传闻李书沸进行了辟谣:我作为OKEX平台的CEO 已经一年了(委任的文件都齐全),所以不存在,不满三个月就走的说法。

对于和徐明星的关系,李书记沸称:我和老徐为工作吵了不少次,我处事风格快、狠,老徐比较看长远、老成。但我们吵架都是为公司好,他脾气大,我脾气也大,关起门来讨论,吵完,还是一块喝酒的好兄弟。

对于离职后打算,李书沸称:也许,有一天,徐明星和我在同一个市场竞争,也是君子之争;或许,我又会和老徐一块合作。

【深链财经独家】

文字丨门人

以下为李书沸的回应全文:

Chris OKEx 离职后话:

我看到网上不少的文章,也没想到我的辞职,居然曾经位居百度搜索的前八位。

但很多文章没有深入了解情况,说OK是不是出现什么状况了?甚至把我前一个职位的辞职跟这次对比。

我觉得还是公开、透明(如区块链一样)的把事说清楚,避免无端的猜测。

首先,我作为OKEX平台的CEO已经一年了(委任的文件都齐全),所以不存在不满三个月就走的说法,我加入公司成为集团首席财务官已经20个月了。

我和徐明星的关系,亦师亦友。

他是整个集团的大股东、始创人,我是集团的二当家,我比谁都爱OKEX和OKC集团,爱之深恨之切,我和老徐为工作吵了不少次。

我虽然在国内出生,但接受英式教育,我处事风格快、狠,老徐比较看长远、老成。但我们吵架都是为公司好,他脾气大,我脾气也大,关起门来讨论。吵完,还是一块喝酒的好兄弟。

老徐是个技术男,不大会沟通,也许是很多聪明/天才的问题,他一个人带领团队创业,在最初期没有真正的合伙人(也许雷臻是一位),他不习惯和其他人交代,这是他的管理问题。

他不容易相处,但哪个老板容易相处。他有他的难处,但他有他的优点,努力,一天十几小时,甚至睡公司,很多事亲力亲为。这行业最接近钱,也许他还没习惯信人。我管海外,我是个理想主义者。

我的思维是至少六/七成国外思维。其实OK一切业务层面的东西,还是老徐自己亲自负责的,我只管海外市场,扩张、组建团队,和架构组建。

大概,半年前,我已经跟他提出不想做CFO,想只做CEO,或前线的工作,也谈过一两次,但不深入。每每想到公司还需要我,而没离去。做了一年的CEO,在公司二十个月了,想趁年轻,想想其他的选项,所以一刀切,就离去,机会不会常有,尤其这行业在高度增长的情况。

做中国民企的CFO,是全世界上其中一项最难的工作,恰恰我在上市公司时都是CFO角色。而我的性格更合适去冲业务,做资本市场,其实那是我强项。

在之前的百富,我几乎跑遍世界各地,我见了超过两千个海内外基金。我应该是第一个把支付产业链介绍给亚洲资本市场的人。

之前,我把分析师赶走,无论任何原因,我当时的确不够专业,我也诚心道歉,辞职了,I paid my debt。但我在百富、OK干的活,希望大家公平看待,我尽了力,问心无愧。

感谢徐明星带我参与区块链这个大浪潮。

没有他,不会有十几个人拿着几亿的资本奔向我。OKEX的平台将来如何,时间会证明一切。但OK永远是我的老东家,也许,有一天,徐明星和我在同一个市场竞争,也是君子之争。这市场够大、还在增长,容得下竞争者,何况我们面对还有所谓正规军的到来。

或许,我又会和老徐一块合作,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老徐在年会上坦诚自己认可OK是《币圈黄埔军校》的称号,的确人才辈出。OK出来的兄弟、姐妹们可以一块为推动区块链事业而努力。

我处理手法可以更好,本来只想坦荡一点,让大家知道,没想产生这么多的误会。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相信区块链,我只想用我的双手,贡献力量推动产业发展,拿到合理的回报。离开OK后,我只是在另外一个平台创造属于我和兄弟、还有我们家人的未来。

我有一个梦想,是努力推广区块链技术于世界,推动中国企业的整体企业管治水平,这是我有生之年的梦想。这照片是我刚报到OK时和徐明星的拍照,也是对区块链未来的憧憬!让我们继续微笑的看世界。

感谢大家!天佑我中华!God bless China!

李书沸 Chris Lee

晚上 10:08

夜逃柬埔寨:大学生借高利贷炒币实录

那个冷风裹身的夜晚,逼债的信息从四面八方涌来,刘珂从大学宿舍床上坐起来,“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了。”巨大的惊慌和绝望冲上脑门,心脏猛烈撞击着胸腔,浑身微微颤抖。

这个1998年出生的大学生,再一次输光了父亲倾家筹措给他还债的最后一笔钱后,脑子里只剩一个想法:立刻动身去柬埔寨西哈努克,那个遍地是中国六合彩的海滨城市,也许能把输掉的钱重新赚回来。

刘珂告诉深链财经(ID:deepchain),5个月来他在OKEx平台参与期货炒币,输光了包括网贷和父亲补给的3次学费总共14万元。

逃往柬埔寨是一次次惊心动魄赌局后的密谋行动,刚刚开始的大学生涯已经完全顾不上。他知道这不过是从一个赌局逃往另一个赌局,不过是在无力中幻想也许能赢回输掉的筹码,包括对亲人的愧疚和对恋人默许的诺言。但还是义无反顾。

这个20岁年轻人,仅仅用半年时间,就把原本攥在手里的人生变得单薄不堪,生死成了嘴边话。

【深链财经原创】

文|梁辰

  • 逃亡

4月5日,清明节,整个北方都在下雨。刘珂穿着厚外套,双肩包空空荡荡,里只有一件T恤和一条裤子,没有钱。

他是那个在清明节的雨中“欲断魂”的人,正在进行20年人生中的第一次异国“逃亡”。

刘珂身边的女友,是唯一知道他即将去往柬埔寨的人。女友是来送行的。

他们从学校门口打了一辆车,赶往向北22公里的遥墙国际机场。

路上半个小时,他们没有说话。

去柬埔寨需要从济南到深圳转机。刘珂给博彩公司打电话,说要去卖六合彩。那边老板是中国人,对这样的情况已经很熟悉,就给他安排了机票。

去柬埔寨六合彩公司做推广,基本工资6000加提成,提成从拉来的客户在这个平台亏损的钱里提。

如果一切顺利,刘珂下午就会到达深圳,晚上8点将会抵达柬埔寨金边,半夜12点会到达此行的目的地西哈努克。

这是他第一次出国。护照是16岁不想上学时,父亲打算带他出国打工时办的。

刘珂希望将14万的高利贷、催债人都抛下。已经不断有催债人告诉他将上门催债,并提醒他安置好家里的老人和孩子,“避免不必要的意外”。

刘珂收到的上门催债信息

送机那天女友和他一直在一起,等到准备排队进安检时,女友哭了。

那天他一心想赶去柬埔寨,不记得女友穿什么衣服、什么发型。

只记得那一幕,她哭着求他别去,从没出过远门,太危险了,能不能再跟爸爸打个电话,求他再筹措一笔钱帮他还债。

他没有安慰,径直上了飞机,“心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父亲曾经无比担心:“万一被带去割肾了怎么办?”但那时的刘珂,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内心深处与“死”这个字熟悉起来。

所以他不打算告诉父母。

  • 赌币

这次逃亡缘于他在 OKex 上的“赌币”。

2017年11月,刚刚上大二的刘珂在网上第一次知道“炒币”这件事,用手里的零花钱买了一个空气币,两天时间赚了两千多块钱。

“第一次感觉到,赚钱那么容易。”他带刚刚恋爱的女友去烟台玩了几天,海边的风和沙滩留住了他们最昂扬快乐的时光。

彼时炒币暴富的神话接二连三,刘珂迷上了这个虚拟的只把钱当做数字的游戏。

前期炒现货也让他尝到了甜头。他甚至跟父亲打招呼:“想玩大的,希望借点钱。”父亲没有反对。

但很快到了2018年初,从现在回看,那几乎是所有数字货币迄今为止达到的最高点。

刘珂买到了高点,之后币价连续下跌,他的现货输掉了几近一半。

数字货币期货此时进入了刘珂的视野,这看似是一个快速赚钱的办法,但噩梦也由此开始。

彼时因为中国政府禁止内地ICO,境内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火币、OK等全部迁到海外。这些平台中,只有OKEx可以直接在手机APP上用数字货币炒期货,期货杠杆最高可以加到20倍。

刘珂已经不记得第一次玩期货的具体细节,只记得,想赢,把现货平台输掉的钱赢回来。

他的OKEx平台交易记录显示,2月25日至今,他在期货平台进行了50余次交易。总共进去了10余万元,出来的仅有6800多元钱。几乎所有的交易,全部亏损,或被爆仓。

“亏了还想再来一次,想赚回来。”他说。急红了眼,这个状态,至今也没有消散。

这期间,他向支付宝借呗、百度钱包等5家小额借贷平台平台借了4万元。父亲打给自己的1万元学费也投了进去。陆续亏完后,他还卖了两次手机,一次iphone8,一次三星note8。

3月9日前后,这些钱全部亏完后,他第一次萌生了去柬埔寨的想法。

一个“戒赌吧”的贴吧上,想要戒赌的赌友们分享快速赚钱还债的办法:去柬埔寨六合彩公司做推广,基本工资6000加提成,提成从拉来的客户在这个平台亏损的钱里提。

刘珂想要动身,临行前,他向父母坦白了自己这几个月的经历。

卖早点的父母没像小时候那样打他、也没有骂他,父亲四处筹措了4万多元,让他把网贷先还了,那是高利贷,“喝血的”。

拿到钱的刘珂回到了学校。

他的OKEx平台的交易信息显示,第二天他就从中拿出了4500块钱买了期货,有进无出。

“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我就是想再试一次,我就不信我押不对。”直到现在,刘珂背负14万的债务,身无分文,逼债者接踵而至。坐在自己熟悉的校园里,他满心想的还是“再试一次,翻本”。

从3月11日至3月29日,父亲给刘珂筹措的4万多元钱,除了拿出两千元还了眼前的催债者,被他全部拿来炒期货,几乎全部输。最多的一天是3月13日,亏了2.11万。

仅有一次赢钱的经历,但转瞬即逝。

3月29日那个凌晨,刘珂躺在宿舍1米2宽的床上,抱着手机,把5个月来借网贷、求助父亲得来的14万中的最后一笔——2850元放进了OKEx的期货交易平台。

当晚买的是EOS,他加了20倍杠杆。行情不好,自己四处加的QQ投资群里也有人说行情会继续下跌,所以他选择看空。

半睡半醒的一个通宵后,他睁开眼,看到赚了200%,赢了1万8。

他抱着手机躺在宿舍床上傻笑,也想到赶紧先转出来一半,剩下的继续对赌。但转瞬一想:“万一继续跌呢?”还是都放进去了。

那是早晨6点07分,全部放进去时他挂了止损(即设置一个价格,委托交易)。整个过程他都在盯着手机傻笑,笑着笑着又睡着了。但在他的睡梦中,行情突然逆转,EOS开始慢慢上涨,10分钟不到,到手的钱全部蒸发。

“睁开眼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是蒙的,有点上头,大脑很沉,全部空白。”

那一刻,“彻底熔断了所有希望。”

回来后他也曾找OKEx客服,一个质疑的点是:睡着前他明明设置了“止损”,为什么平台给他自动取消了?客服表示查证后系统没问题,就不再回应。

看到最后一笔钱蒸发了之后,刘珂就决定去柬埔寨了。

  • 逃亡卖六合彩

柬埔寨的气候四季炎热,踏上金边的土地时已经是深夜。刘珂坐在博彩公司派来接他的车上,一路并没有忐忑。

唯一盘算的还是赚到钱后怎么翻本。

西哈努克是西南海岸的港口城市,海就在博彩公司宿舍后窗的外面。这是个破旧的城市,博彩公司在这座城市四处可见。大部分是中国人开设,推广员也全是来自中国的年轻人,沟通并不是问题。

问题是,他在中国时,博彩公司电话里跟他说的工资待遇跟到了之后有差异。

他每个月需要从中国拉30个人到他们的网站买六合彩,每个人购买500元以上,并且有亏损,他才能从中分成,并拿到6000元基本工资。但最初对方告诉他,这个条件是拉两个人就可以。

他对此不满意,第三天换了一个地方,但待遇基本一样。

宿舍里,8个舍友全部是中国的年轻人。有人与他交谈,他才知道,他们大多数跟他一样,国内被逼债,才跑到这里赚钱。

这些年轻人在柬埔寨过得并不轻松。每天12个小时工作制,早11点至晚11点。半夜下班,他们才有时间娱乐,大部分还是玩“吃鸡”游戏。

第五天,家里还是知道了他去柬埔寨的消息。父亲电话打过来,已经哽咽到难以开口。

他向主管提出辞职,当天就被要求偿还机票钱,并被赶出了宿舍。

父亲给了他6000元钱,偿还博彩公司的机票后又买了一张回国的机票。

有天晚上在酒店的淋浴下洗澡,突然无边的孤独和无力感笼罩全身,失声痛哭了一场。

这个20岁的大学生,他有着一张年轻瘦削的脸庞,陷入了赌局无法自拔。他一再重复:“我是个赌徒,我毁了。”但是他又无比坚定,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赚的或者借的每一分钱都会重新投进那个期货交易场,等待翻盘。

这是个无解的循环,他走不出来,感到自己全线溃败。

  • 试药

5月3日,校园并不吵闹,人们来来往往。但从没有人注意过,刘珂要辍学了。

他是这个学校的一员,大二下学期的课程马上结束,他还没有交上学费。

辅导员已经找过几次。他只说家里有事,没钱。

他在这个学期做的最多的事,是在课上趴在教室一个角落里抱着手机炒虚拟货币期货。

点开OKEx上的期货平台,手指动几下,一股劲加上20倍杠杆,然后点击“看空”或者“看多”。

金钱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串数字而已。尽管半年前,他手里的钱还从没超过1万块。现在,无论多少钱,在他手里都会立马被兑换成比特币或者以太坊,然后放进期货平台上赌一下。

“半年前,1万块对我来说很多很多。”他说。

他今年20岁。此前无非是个爱打游戏但乖巧沉闷的孩子,偶尔在钢琴舞蹈课上忘记烦恼开心地唱跳一番,然后想象再过两年自己当上幼教时的样子。

炒虚拟货币期货改变了所有轨迹。5个月来他陷入了赌性无法收手,“现在给我多少钱我动动手指就都进去了,控制不住。”

学期要结束了,他至今没有交上学费。现在他决心已定,辍学。

“反正已经毁了,除了拼命想翻盘,想不了太多。”他说。

4月底从柬埔寨回国,他的父亲曾又给他汇了两笔钱,大概两万左右,这两笔钱是从亲戚处借来,让他赶紧交学费、还借款。

但截止5月1日,在期货市场进出几次,仅剩100多元。

5月2日,在OKcoin公司,因为在OKEx上炒期货被爆仓、质疑OKEx有问题的投资者聚集在门口维权。

但OKcoin只有一句话,OKcoin和OKEx没有关系。

5月3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中国之声”频道中指出,OKEx的技术仍由北京的OKCoin团队管理。同时,OKEx提供场外交易,为大陆投资者提供数字货币交易条件。报道称OKEx的比特币合约交易实际上是押注于不受监管的BTC期货,可通过增加杠杆来提高收益和风险。

5月2日的维权中,一位已经一无所有的中年男子当场要跳楼,被门口保安拉住,左边衣袖烂了一大截。

此前几天他还在OKcoin门口喝农药,被保安拦下。慌乱之中农药洒进了他的眼睛里,他没有钱去医院冲洗检查,目前那只眼睛已经看不到东西。

刘珂也听说了这个人的故事。

“我跟他境地差不多,也想过死。”他说,但他更想赚钱翻本。

他还在每天浏览“戒赌吧”,不过从上面寻找赚钱机会的动机更大。

上次发现的去柬埔寨赚钱的计划失败之后,最近几天,又有人介绍新的机会——试药,这又是一场危险极大的赌博。

盐酸伊非尼酮片,他对此一无所知,也并不关心。网上少量的信息显示,这是研发中的新药,用于治疗特发性肺纤维化。

有医疗机构正在进行一起临床试验,5天5000元。

但半天后他又换了一个要去试的药品。原因是盐酸伊非尼酮片试药5000元,而另一个药品试药5天可得6000元。

他不去查这个药品究竟是什么,更不关心风险性。

“就想尽快拿到钱。”

他用白条买了一张去上海试药的硬座车票,两天后出发。

当被问及拿到钱后做什么,他的回答还是:

“翻本。”

(应受访者要求,刘珂为化名)

  • 提醒
反空气币联盟发起人刘小鹰对深链财经表示:利用高杠杆期货内幕数据、高控盘操作制造流动性假象等,操作价格指数欺骗投资的行为是要坚决制止的。

刘小鹰是老鹰基金创始人,反空气币联盟是他和多名知名的投资人联合发起的一个组织。建立这个联盟,主要是为了科普空气币知识,揭露数字货币骗局套路,加强投资者教育等。

刘小鹰强调,在数字货币这个还不成熟的市场,投资者一定要杜绝一夜暴富的心态,不要去碰杠杆和期货交易。

注:本文是深链财经(ID:deepchain)原创。未经授权,不得擅自转载。转载请联系深姐微信:shenlianvip

比特大陆95%收入为矿机销售;朝和平宣言记录在以太坊

2018年5月3日,星期四

币市动态

1.比特大陆95%以上的营收来自矿机销售收入

据财经杂志报道,比特大陆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在接受《商业周刊》采访时透露,比特大陆2017年营收约为25亿美元。一名接近比特大陆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实际营收只会更多。该人士透露,比特大陆不仅销售矿机,也有自己的矿池和矿场,但营收95%以上均来自矿机销售收入。尽管比特大陆宣称只从官方网站公开销售矿机,但由于矿机产能有限,市场供不应求,多级矿机分销商随之出现。

2.以太坊联合创始人Joseph Lubin:以太坊从未是证券,不需要监管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Joseph Lubin近日表示,当他和其他创始人创建以太坊时,他们就担心以太坊会被视为一种证券,因而导致无法出售给未注册投资者。所以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律师进行讨论,最终非常欣慰地得出结论:以太坊不是一种证券,也从来都不是一种证券。此前,有报道称,美国监管部门正对以太坊等数字货币是否适用证券监管规则展开调查,而且SEC与CFTC将于5月7日举行会议对此进行讨论。

3.韩国立法者正在制定ICO合法化草案

据bitcoin news援引韩国时报的报道,本周三在韩国国会举行的ICO和区块链技术论坛上韩国执政党民主党立法者Hong Eui-rak领导其他10位立法者,共同起草了一份ICO产品合法化的法案,他们正在努力制定,争取在今年批准。该议员阐述道:“立法的主要目标是帮助消除区块链相关企业面临的不确定性。”

4.Telegram正在取消数字货币出售

据知情人士透露,即时通讯应用Telegram已经在公开代币发行中筹集了17亿美元,目前正在取消向更广泛的投资者出售数字货币的计划。

区块链动态

1.朝鲜半岛和平宣言被记录在以太坊上

据Coindesk消息,在27日朝鲜、韩国领导人举行会晤并签署和平协议后,韩国一游戏开发商Ryu Gi-hyeok将《为实现半岛和平、繁荣和统一的板门店宣言》的英文、韩文版本存放在以太坊上。

2.称区块链前期投入大 太一云未弥补亏损达实收股本三分之一

据证券时报消息,太一云(430070)5月2日晚间发布公告,公司未弥补亏损已达实收股本总额的三分之一,主要因公司处于业务模式转型期,增加了区块链相关技术的研发、服务和应用业务,区块链前期投入大,导致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公司称将积极布局国内外区块链市场,推动区块链项目落地,提高盈利能力。

3.北京银行2017年报:构建区块链服务平台

北京银行近日发布了2017年年报,年报显示在新技术研发创新方面,构建北京银行区块链服务平台,实现区块链平台与贵宾权益、供应链金融等业务场景对接,提升客户服务体验。

4.美国加州伯克利市将利用区块链筹集社区项目资金

据彭博社报道,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市可能将成为第一个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公共财政以筹集社区项目资金的自治市。由副市长Ben Bartlett领导的这一计划旨在通过提供小于5000美元面值的迷你市政债券来促进社区参与。区块链将在发行后立即记录债券和后续交易。

币价动态

BTC:9234美元,上涨1.49%

ETH:687美元,上涨2.25%

XRP:0.86美元,上涨2.81%

BCH:1462美元,上涨10.27%

EOS:19.27美元,上涨3.80%

时间截点:早上7点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