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湘军

EOS90s团队

“你们办的这届峰会是我看到最差的峰会。”

易理华举着话筒,站在台上说。一个多月前,湖南长沙,第一届湖南省区块链峰会筹备了半个多月,终于在混乱中开场了。

这是一场旨在在长沙布道区块链的小会场。易理华在开场说了那句话,在长沙谋求区块链创业的胡适之听完,差点冲上去跟他打一架。

区块链正在湖南悄然兴起。从业者之前是私营企业主、融资租赁公司员工、期货交易员、炒币客……他们中有些人已经成为区块链世界里呼风唤雨的大佬,但相比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湖南在这场风暴中显得偏安一隅。

“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湖南人想像一百年前镇压太平天国的湘军一般,趁着区块链这股最猛最热的浪潮,重新凝结,朝风暴眼裹挟而去。

但尽管有足够的冲劲,依然囿于重重障碍,求而难得。

与大佬动粗

易理华迟到了。

4月15日下午两点,湖南长沙,通程麓山大酒店,第一届湖南省区块链峰会本该由他开场。

易理华是娄底仔,在当下的币圈赫赫有名,是币圈几个已经小有名气项目的幕后操盘手。

与会者不到400人,大多是被朋友拉来凑数的。易理华迟到两小时后赶到演讲台,人已走了大半。

前面嘉宾座椅空了一排,罩了白布的凳子凌乱支着,观众被随意摆放,伏身玩手机,各自意兴阑珊。

他拿起话筒:“我告诉你们,你们办的这届峰会是我看到最差的一次峰会。”

胡适之一听完这句话就想挥着拳头冲上去打他,被拦住了。

“虽说我们第一次举办这种活动,但作为湖南人,你迟到了,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胡适之告诉深链财经(ID:deepchain)。

“时间冲突了,当时记错了,临时赶来长沙,所以提前跟他们沟通好最后出场,不算迟到吧。”易理华对深链财经称。

本次峰会的主办方是湖南区块链联盟。三点钟群出现之后,长沙这批人顺势创建了湖南区块链联盟,团结一致,想共同把湖南的区块链技术发展起来。

该联盟里有娄底政府工作人员、私营企业主、曾经金融从业者,更多是一批靠着炒币迅速完成资本积累的人。

胡适之是那次会议的工作人员,忙了一天之后,看到易理华。“现在翅膀硬了就瞧不起人。”胡适之说。

五六年前,易理华还是湖南娄底小城走出来的穷小子,折腾小生意,卖过手表、摆过地摊。凭着在BeX、布信宝、布比等项目的超百倍回报率,易理华迅速完成财富积累。

如今,代沟横亘在坐在观众席的绝大多数湖南人和站在讲台上的大佬中间。同时也横在留在湖南等待靠区块链和炒币翻身的人们,和已经走出去的大佬之间。

据粗略统计,除易理华外,火币网李林、域名贩卖者戴跃还有Gate.io合伙人张了了都是湖南人,但“出去后和我们都没什么联系”。

胡适之没法怪远在币圈风暴中心的湖南人,但是能冲向站在台上的易理华。

两月过后,易理华事件成了湖南区块链圈里讳莫如深的谈料——作为仅有的支持湖南区块链的大佬,易理华的行为也被赋予无限合理性。“爱之深,责之切嘛”,湖南籍区块链业内人士云泽说。

不过易理华对家乡也并非完全置之不顾,4月他给湖南区块链联盟站台,5月投资了出生在湖南唯一的公链Ulord。

小城大事

首届湖南省区块链峰会和易理华的轻鄙责骂一起远去了,但由它促成的EOS90s团队延续至今。

在峰会当天主办方建的群里,胡适之扔进去一条链接:有人想一起做区块链节点竞选吗?有兴趣明天过来一起探讨。

第二天大雨,来了二十多号人。最后确定下来做超级节点竞选的有11人。

EOS90s是湖南本土的一支超级节点竞选团队,由高斌、胡适之、杨阳等创办。

胡适之将团队戏称为湘军,“湘军敢为人先,不减当年”。

11人各司其职。胡适之负责运营,高斌负责对外合作,王浩魁负责线下活动,杨阳等三位负责技术。

有意思的是,团队里只有两名90后,其余9人皆为80后,之前分别供职于国企、汽车融资租赁公司、期货交易所等。

高斌说,之所以取名90后,是取其积极向上的意思。

有人说,区块链给了90后掀桌子的机会。2017年,币圈90后乍现币圈。波场孙宇晨、金色财经合伙人安鑫鑫、Byte Capital创办人孟可……都是90后。

胡适之出生于1980年,加入EOS90s之前,他挖矿(玩客币)、炒币。他起初建议的队名是EOS马拉松,取自“黑客马拉松”,寓意持久耐磨,但团队一致认为这不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遂选择“90后”作为标签。

在火币矿池的节点排名上,EOS90s团队手握1045.02亿票,排名31。

高斌透露,EOS90s团队确定下来的选票为一百万。但他们背后没有财团支持,胡适之知道选上节点机会渺茫,但团队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现在在长沙区块链圈,没人不知道我们90后团队的。”胡适之说。

目前,EOS90s正在考虑竞选备用节点,同时考虑将这些影响力用来做Dapp或者社区。

在火币矿池的社区活跃性上,EOS90s仅次于EOS-Huobipool,节点成员1311人。

长沙腾讯众创空间四楼,90s团队围成一圈,投影仪播放EOS节点视频节目,有中国人,但更多是外国人,一整个下午循环播放,“充值信仰”。

杨阳说,这是一场伟大的试验。“80后现在基本上30多岁了,在选择去做区块链时,不仅考虑自己的梦想信仰,还要顾及家人孩子。”

挤向中心

相比纵情向前、肆意挥霍的真正90后,这些80后身上有一股不成功便成仁的义无反顾,或者,穷途末路。

“之前我们做传统互联网项目,根本没人理我们,现在我们出去参加一些活动,陆续有些项目会找到我们,也能认识一些大牛,如李笑来等。”EOS90s技术负责人杨阳称,区块链给了每位入局者新的起点。

杨阳觉得,虽然长沙是准一线城市,但对新事物的反应到底是比不上一线城市。现在,区块链给了每人公平竞争的权利和共享的资源。

“湖南除了很多区块链人才,包括李林、邓迪等,湖南人在互联网时代就是弄潮儿,区块链时代,湖南机会依旧巨大。”易理华称。

但作为第一批盗火者,湖南币帮要赋予自己吃螃蟹的勇气,也要敢于面对身边人的质疑。

去年,传销币席卷湖南各大乡镇农村,云泽妻子的姐姐曾搭进去几万块。不少人受骗,导致众人闻币色变。

风暴肆掠过后,是杨阳们修补的时刻。杨阳每月办一次区块链布道,向身边朋友介绍区块链的实际应用和价值。

政府也开始行动。5月15日,娄底国家级区块链研究和应用示范区暨娄底市区块链产业园揭牌成立。

这背后是易理华运作的结果。云泽透露,很多区块链公司在娄底注册,但在长沙办公。

易理华透露,接下来会跟Ulord、湖南相关政府合作,成立一支区块链产业基金,重点投资湖南区块链项目。

在易理华的带领下,娄底超过湘潭、株洲,已然成为湖南币帮最强大的分支,湖南区块链联盟、Ulord……背后都见其身影。

身处僻壤,众人只得围火抱团。胡适之说,湖南区块链联盟、Ulord、EOS90s基本拼接成湖南币帮的全貌。

云泽深知,“勿论北上深杭了,与成都、重庆、贵阳相比,湖南已经落后了。”

彭雄飞曾经有可能是湖南区块链联盟成员。当时有人邀请他入盟,但是当他从越南某个区块链活动回来后,发现已经挤不进去了。

去年炒币百分之一两千的增幅让他积累了原始资本,但“现在不好做了,只有(百分之)两三百了,都不好意思说出去。”

于是,在长沙待了十几年的彭雄飞说想来北京,“湖南到底是闭塞了”。

错过互联网风口的湖南人,再也不想错过区块链。但在区块链这波浪潮上,湖南究竟能否搭上这个时代的快车?

(云泽为化名)

注:本文为深链财经(ID:deepchain)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