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圈“乐视系”:17位老乐视人进军区块链

“ 假如贾跃亭做区块链,你会支持吗?”

 

“不会!”一位乐视前高管对深链财经回应道:“我们现在正在由原来信仰某一个人转变为对一种规则的信仰。”

 

一个名为“老乐视人币链圈搞事群”里,聚集着乐视网前CTO杨永强、乐视云前高级总监李茗、乐视网前产品总监吴建辉、乐视音乐前CEO尹亮等17位乐视老员工。

 

前乐视员工贾甑透露,乐视债务危机爆发后,有一批乐视员工追随贾跃亭,加入了FF;另有一部分人涌入区块链领域。

 

无论是追随老贾亦或离开乐视,在部分乐视老人的心中,贾跃亭一定会回来的

 

老乐视人链圈搞事情

 

7月25日上午10点,盛阳辐照记忆文创小镇。这片曾经盛产网红的领土已经被人遗忘, 除了每半小时轰鸣而过的火车,了无人声。

 

深链财经在小镇西北角的一栋二层小楼里见到了杨永强——原乐视网CTO、乐视云董事长、乐视互娱CEO。

 

在场的还有乐视云前高级总监李茗、乐视网前产品总监吴建辉、乐视音乐前CEO尹亮。这是乐视离职员工的一次聚会,现在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区块链创业者。

 

去年底,李茗创办黑湃科技,杨永强投资了他。

 

今年7月,尹亮创办比特音乐,想用区块链逻辑解决音乐产业价值链的问题。

 

吴建辉于去年底开始布局区块链,先后投资了Hitchain、ALZA、IPC、量数、溯源链、Park交易所等项目,还创立了数字资产银行FBank.io。

 

“我之前一直忙别的事也没顾上弄这个事,正儿八经地布局区块链相关的事是今年春节后了。”杨永强说。

 

1个月前,杨永强和吴建辉见面聊区块链。杨永强提议,既然区块链以社区共识为基础,那不如拉个群吧。

 

一个叫“老乐视人币链圈搞事群”迅速组建完毕,群里集结了包括李茗、于立柱、李时斌、尹亮、李斌等投身区块链的17位乐视老员工。

 

2015年,吴建辉从乐视离开。他经历了几次创业,有失败也有成功,但再也感受不到在乐视那么大的梦想下去做事。

 

1个月前,吴建辉得知杨永强在做区块链布局便积极加入。

 

我希望能够跟老同事们一起重新建立我们乐视的创业精神。7月25日,在记忆文创小镇,吴建辉告诉深链财经。

 

杨永强投资的黑湃科技,除了从事区块链公链底层技术研发外,还为一些资产交易所和区块链应用项目提供技术服务。

 

现在,杨永强想做一个区块链小生态——技术团队提供公链等平台能力,专业团队在具体应用领域拓展,生态成员可借助底层空间互联互通,比如交换token

 

“其实有点像早期百度的做法,躲在后面给其他门户网站提供搜索引擎技术,比如新浪搜索、搜狐搜索,在给别人服务的过程中不断完善自己的技术和数据积累,当数据积累到一定程度自己推出一个百度,直接面向C端用户。”杨永强说。

 

现在,在杨永强这个尚未被命名的生态里,已经聚集了包括尹亮的比特音乐和吴建辉的FBank等若干区块链应用项目。

 

在“老乐视人币链圈搞事群”外,还有一批乐视系前高管投身区块链。乐视金融前CEO王永利现担任海峡区块链研究院院长;原乐视体育团队共计30人,创立“抓饭”,一个区块链内容平台。

 

杨永强介绍, 不少乐视员工也涌入区块链,有些去了火币等区块链公司做技术工作。

布局区块链的前乐视高管(根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

 

两年前贾跃亭曾亲批挖矿项目

 

李茗初到乐视时的工位和贾跃亭办公室距离不到50米。

 

因为技术上的相近性,李茗在2011年就开始接触比特币,研究过比特币底层网络。

 

“那个时候在我们眼里,比特币P2P网络相当不好,比我们差远了。”李茗称。

 

他曾经向贾跃亭发过一份邮件。

 

“我给他建议说我们可以在乐视盒子和乐视电视上做挖矿,挖矿可以抵扣一年499块钱的会费,相当于一种激励机制。”李茗说。

 

2016年初的一次战略会议上,贾跃亭亲自点名,让李茗负责这个项目。

 

“在乐视云,我是向CEO汇报,并不向贾跃亭直接汇报,一般情况不应该是大老板亲自说一个项目让谁负责。”李茗说。这次贾跃亭亲批他的挖矿奖励会费项目,让他感觉受到了重视。

 

但没多久,李茗感受到了阻力。

 

“实际上当时他也不是很懂区块链这件事。”李茗说。后面的情况是,贾跃亭由于事情诸多,撂下话这件事就不管了。而他在推进时感到不被支持,项目很难继续推进。

 

直到两年后,乐视联合一链科技推出“一链盒子”,李茗当时的想法在某种程度上得以实现。

 

但不久后,乐视网却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表明是否存在利用热点概念炒作股价情形。

 

彼时李茗早已想到离职,“团队里一些极具才华的人,很多想法得不到实践。”

 

2017年初,李茗离开乐视,下半年成立了黑湃科技(VCT),专注区块链底层技术研发。

 

尹亮还记得离开乐视的那天,解决完员工遣散问题,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没办法了,我已经尽了我所有努力。”

 

电梯缓缓下降,暗灰色Bose耳机里传来The War on Drugs的《Thinking Of A Place》,往事在眼前浮现。

 

从2011年到2018年4月,尹亮在乐视度过了职业生涯里“最珍贵的七年”。入职乐视前,尹亮先后担任新浪音乐主编、MySpace运营总监。

 

今年7月,在乐视体育前CEO、乐视音乐前董事长雷振剑的启发下,尹亮创办比特音乐, 一段新的旅程就此开启。

 

区块链和乐视生态

 

去年年中的时候,杨永强投资李茗创建的黑湃科技公司,对其正在承接研发的区块链项目VCT公链高度赞赏,算是他布局区块链的的开始。

 

“我去找他让他投资我,项目还没介绍完就表明要投了,还请我吃了饭。”李茗说。

 

但是,杨永强当时只是投资,没有真正布局区块链。

 

“如果当初我口才好一点,能把他(杨永强)说动的话,也许现在的格局就完全不一样了。”李茗笑道,“我的技术性太强了,没有描述更广阔的前景打动他,所以那时候他没有开始全力投入,但已引起他的关注。”

 

他们认为一切还不晚。

 

乐视本身极具创新和颠覆精神,和区块链在某种程度上是吻合的。杨永强说,他对乐视精神始终有自己的理解。

 

他介绍,乐视生态模式有三大核心要素,总结而言是三个词,即价值重构、共享和全球化。这多少和区块链有对照之处。

 

李茗则在VCT公链项目重新找回了激情,他说彷佛回到了2013年、2014年在乐视没日没夜的时候,那时,李茗经常一周不刮胡子,一醒就敲代码,疯狂抽烟。

 

“那一年你知道吗?优酷当年财报里边他的CDN(构建在网络上的内容分发网络)花了10个多亿,我们不到3个亿。就有人质疑说这个乐视在这个数据上造假,其他有没有造假我也不知道,但是在这个数据上我可以担保这真的是没造假。因为我们P2P数据在这。”李茗说。

 

而今他在区块链创业中找回了这种状态。

 

现在李茗是公司每天来得最早的人,“你知道我每天几点到这吗?我每天几乎7点钟到这,我家离办公室24公里。”这意味着李茗每天5点就起床了。

 

离开乐视后,FBank 联合创始人吴建辉也还想着成就一番大事业。

 

“数字资产银行项目(FBank)可能是我们毕生最后一个或者唯一一个创业项目。”他说。

 

他认为银行业务是千年不衰的,再加上数字货币也是一个万年基业,“我们肯定要持续做下去”。

 

你支持贾跃亭做区块链吗?

 

“假如贾跃亭做区块链,你们会支持吗?”7月25日那场聚会上,有人突然问这些从乐视出来的高管。

 

李茗立即回答:“不会。”

 

他说:“我们现在正在由原来信仰某一个人转变为对一种规则的信仰,其实区块链引爆的无非就是这么一件事,你是依赖某一个中心的一个组织、某个人,还是说信仰他的规则。”

 

“他(贾跃亭)也在关注区块链,但是现在核心主要在搞汽车。”杨永强补充。

 

外界很少有人知道,风靡区块链世界里的“All in”一词实际上是贾跃亭首先喊出的。

 

无论是做乐视生态,还是造车,贾跃亭都是义无反顾地All in。

 

“老贾曾对我们说,乐视模式的创新就像走在悬崖的边缘上,因为要登上险峰的时候,你走的路可能都是平常人没走过的路,这条路无疑艰险无比。”杨永强在回忆贾跃亭时目光坚定。

 

“成王败寇也是顺理成章,我到今天为止也不怀疑整个生态的设计。”乐视音乐前CEO尹亮没有对贾跃亭的想法质疑过。他觉得乐视倒下“可能是太超前了”,现在很多行业还在享受乐视开辟出来的新模式的红利,比如小米。

 

“我可以负责任地讲,到今天为止,其实也没有一个互联网电视的体验,超过乐视电视。”尹亮说。

 

 在一部分前乐视员工眼里,贾跃亭是最大的共识。

 

“贾总一定会回来的。”前乐视员工贾甑告诉深链财经:“如果你见过他,你就会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

 

贾甑透露,乐视出事后,有一部分人涌入区块链,但还有一批员工依然追随贾跃亭,加入了FF(Faraday Future,由贾跃亭和Nick Sampson于2014年创立)。

 

“我从来不避讳自己是一个乐视人,无论别人对乐视怎么看,我自己有自己的看法。”李茗说。

 

杨永强也表示:“乐视虽然在近两年有很多负面。但如果从正面来看,乐视其实引领了一波现在流行的代名词,比如生态、凝聚力、产品和营销。”

 

7月27日,乐视发布2018上半年业绩预告,公司2018年上半年预计亏损11.05亿元~11.1亿元,将导致至2018年6月30日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负,存在股票被停止上市风险。

 

乐视已被互联网的火车远远抛下,这群从乐视出来的高管们联合纵横,试图赶上区块链的快巴。

 

如今,已经投身区块链的乐视系的前员工们各自奔波在新的战线上。

 

访谈室外有一片闪亮的草地, 绿意透过落地窗渗入室内冷空气, 窗外照射的阳光如同扬起的粉尘纷纷落下。

 

那天,室内冷气开得很足,坐在众人中央的杨永强坚信,区块链迟早会再造一个比BAT体量还要大的公司。说罢,他又给众人斟上一杯热茶。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贾甑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