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寒冬:Token基金度假,传统VC入场

“祝山寨币早日归零。”8月19日,刚刚清退了手里所有虚拟货币的一位投资人发朋友圈称。

半年前,他的手里的虚拟货币还价值2000多万,但熊市之下,缩水至100多万。

眼下,币市正处于今年以来最低迷的状态,多位业内人士透露,这波行情下,那些早期靠炒作、后期没有技术支撑的空气币可能会大量归零。

熊市之下,发币项目方也接连遭遇融不到资的重挫。

HChain Labs创始人林子昊告诉深链财经,近两个月来,很多项目方资金短缺,想融资却没有投资人敢轻易出手。

7月,他在杭州见了25个想融资的团队,但最后都没有投,他判断下半年将是区块链项目大量关门的阶段。

一方面是币市的衰歌,但另一方面,一直觊觎区块链这块蛋糕的传统VC却开始悄然入场。他们寻找真正的技术团队,以期在熊市找到优质的区块链项目。

深链财经采访了近十位项目方、Token投资人和传统VC,以期呈现眼下二级市场的熊市困局。

【深链财经原创】

文丨大卫

投资者清盘退场

8月18日,香港的一个区块链峰会上,原本可容纳200人的会场,只坐着不到30人。台上的嘉宾难掩倦容,台下的观众则低头埋看手机。会场一度陷入长达两分钟安静的尴尬境地。

曾因区块链而不眠的各大社群也陷入一片死寂,疲软的感觉在资本、用户、项目方之间传递。

“现在心态就是趴下不动。”7月底,投资者雄飞把全部虚拟货币换成了ETH和BTC。他本打算抛掉山寨币,换成主流币保值,但熊市之下主流币也接连下跌。

8月14日凌晨,ETH突然迎来了“瀑布”跌,从300余美元跌至一年来的最低点,251美元,冲破了人们的心理支撑位。

这一次大跌不同于去年9月初的暴跌和今年1月的千币齐跌,电报群不再有“抄底买入,财富自由”的“梭哈”宣告, “三点钟群”里不再有神学探讨和哲学思辨,币圈大佬们也纷纷缄默其口。

某位币圈大佬发朋友圈称:“这半年的熊市,资产跌了一个零。”

现在,雄飞的imtoken钱包里躺着2000多个ETH和10个BTC,正随着低迷的行情一天天缩水。

市场上,已经有不少像雄飞这样的二级市场投资者正纷纷清盘退场。

8月19日,另一位投资者在社交媒体发言称,熊市把“山寨币”全部清盘了,原本2000多万的币现在只卖出来100多万,而且还没有流通量。

二级市场流动性骤减也是判断眼下形势低迷的一个表现。

一位币圈知名投资人曾告诉深链财经,7月二级市场的流动性不足一两个月前的1/20。

据CoinMarketCap统计数据,过去一年交易量数据,最高点在今年1月5日,24小时交易量为661亿美元。5月16日以后,24小时交易量只有3次突破200亿美元(5月24日、7月25日、7月28日)。

到了8月19日,24小时交易量跌至121亿美元,相较最高点跌幅81.7%。

去年12月至今年7月二级市场月成交量变化图

面对这样低迷的局势,雄飞分析:“主要原因是迟迟没有能够落地的杀手级应用出现,然后空气币太多了,尤其是以FCoin为代表的挖矿交易所平台币资金盘的破灭,加速了小牛市的终结。”

项目接连破发

最先感知到行情变化的是币圈基金。一个明显的现象是,曾经快进快出、追求增长和热度的币圈基金方,现在纷纷捂住钱包,表示“不再投了”。

“第一个项目不赚钱,第二个项目还是不赚钱,然后第三个项目,不仅是参与者不赚钱,连早期投资者也不赚钱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投了。”林子昊说,语气里透出无奈。

他观察到的一个非常明确的撤退信号是,进入7月,几乎所有项目,上线都会破发。

根据“币通数字货币榜单”,7月新上线币种58个,截至7月30日破发币种共计41个,破发率71%。这41个数字货币市值较公开发行首日平均缩水48.26%。

其中最令投资者痛心的当属MX Token(抹茶),首发于7月11日,开盘价1.12个ETH,当天即归零。

此外,8月4日,作为“币改第一枪”的QOS在FCoin上线,开盘价0.00005 ETH,但次日开板后便一路破发。截至8月20日下午3点,QOS价格为0.00001144 ETH,跌幅77%。

“一些项目不会低于成本价太多,但是保本是做不到了。”

此前,很多项目在上线之后项目方都会操盘,通过低价吸收筹码,再在高价出售,来提升或者保持币价。但是如今当行情不好时,大家都开始抛盘,无人买入,价格便只会越来越低。

“现在的项目,没有拉盘的市值管理团队,明显是扛不住了。”林子昊说。

林子昊还透露,7月底,很多市值管理团队都撤了,项目方不再护盘。

比林子昊还早感知到寒冬的是BlockVC的徐英凯,“4月份(行情)就很差了,6月中之后没有再投过项目。”他说。如今,他正趁熊市在度假。

融资进入寒冬

币圈基金开启休息模式,项目方也进入融资寒冬。

7月,林子昊在上海和杭州转了一圈,在一周内见了25个团队,最明显的感觉是“做基础创业的区块链公司快不行了”。

“有些项目甚至房租和员工工资都付不出去了。”林子昊说。

所以,很多项目迫切需要资金挽救现状,“发过币的,只能做股权融资,没发过币的,就准备发币。”

但是,熊市股权融资也没那么容易,一些项目的估值缩水10倍甚而20倍。而发币项目市值随着ETH贬值,资金也严重缩水。

无力拉盘、融资受阻、估值迫降,这些都逼迫着项目方靠套现ETH输血公司资金链。

但是,大量项目在今年年初ICO时选择用ETH进行融资,彼时ETH价格一路飙升,于1月15日达到最高点1389.18美元。通过近半年的运转包装,很多项目在七八月份上线交易所。

因为现在的行情不好,大量项目上线破发,这些项目可能没有融到预期的资金。林子昊的判断是,为了补血资金链,这些项目就会选择卖掉ICO阶段募集的ETH。

“当所有项目方都开始卖ETH套现,市场就崩了。”他说。

这就好比一副相连倒下的多米诺骨牌,投资基金、项目方、投资者,在熊市里接连失血。

但与此同时,一直蛰伏的链圈队伍开始入场。

传统VC趁机入场

“这是币圈的寒冬,但可能是区块链的春天。”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称。

他告诉深链财经,传统VC觊觎区块链这块蛋糕很久了,之前项目价格高争不过币圈基金,正好趁行情不好项目估值低入场。

“传统VC看到了传统行业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重构商业模式,但是原来泡沫太多,太热闹,一般区块链公司还不愿意要传统VC的资金。”黑湃科技创始人李茗向深链财经称。

李茗介绍,币圈基金的投资周期为3天到一周,而传统VC投资周期至少为3个月。

而今,趁着项目估值低、币圈基金纷纷收缩的熊市,传统VC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

“现在,空气币大家都不敢投了,所以全部回到价值投资上。”林子昊预备和几个传统VC和PE合作成立一只并购基金,专门抄底优质但估值回归合理的项目(回报周期2~3年)。

“我们是看好区块链的未来的,正好趁一批空气项目死掉后,才好分辨哪些是真正做事的好项目。”创大资本创始人许洪波向深链财经称,此刻“正是播种好季节”,所以他们在在熊市不会收缩投资,反而扩大规模。

对于各大传统VC而言,寻找优质项目变得尤为重要。

许洪波称,能比别人更早找到优质项目,是各大基金的竞争力所在。

“当项目白皮书已经送到你手里时,你就已经输了,可能这个项目早就找过了别人。”许洪波说。

不过,很多投资人现在根本不看国内的项目。

“国内的白皮书只能称作商业计划书,国外的才算是真的白皮书。”一位投资人说。

从去年开始,林子昊就跑到国外去看项目。他的观察是,硅谷项目估值过高,所以他今年的政策是,去欧洲找。

“欧洲的学术能力也很强,工程能力很好,而且估值不高,现在很多机构开始转到欧洲,尤其是英国、德国一块。” 林子昊称。

熊市之下,理性正在回归,韭菜也正在成长,一位区块链营销咨询机构的从业者称,从今年初开始,纯粹的PR对项目拉盘失去了作用,“说明韭菜也在成长”。

深链财经采访了近十位项目方、传统VC,大家的共识是,此时是区块链扬清激浊的时候。谁有余粮或者谁技术好真正做实事,谁就能在这个寒冬活下来。

注:本文为深链财经(ID:deepchain)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

《币圈寒冬:Token基金度假,传统VC入场》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