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来云维权风波:富士康入局,谁割了谁?

这个曾募集了约7000个BTC的明星项目,背后不仅站着吴忌寒、达鸿飞等币圈红人,还有工业巨头富士康,甚至项目方创始人还刻意拉着其母校清华大学背书。

不过,这个看起来很美的项目,也抵不过时间的检验——甚至只有短短的8个月,在创始团队宣布提前解锁天使锁仓份额后,其成为了众矢之的。

截留价值58亿元的代币、更改白皮书、提前解锁天使投资份额,在陈榕、吴忌寒等组局的背后,这个曾经的明星项目现在在一些投资者眼中,成了一个围猎投资人的“猎场”。

【深链原创】

文丨不亮

亦来云“八宗罪”

“陈榕跑了,跑美国去了。”

10月25日,伴随着维权白皮书的发布,陈榕、韩锋两位顶着清华大学博士头衔的创始人瞬间成为了众多维权者的口诛笔伐的对象。

就在一天前的10月24日,亦来云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一封题为“亦来云创始人陈榕致社区一封信”,称为了符合扩展国际市场的要求,天使锁定计划提前结束。

受此消息影响,亦来云代币ELA价格直线跳水,下跌18%。

亦来云由陈榕、韩锋两位清华大学博士发起,由比特大陆吴忌寒,NEO达鸿飞担任项目顾问和早期投资人,于2017年启动募资,三轮募资之后一共募得6960个BTC,按照2017年底10万出头的价格,折合人民币约7亿元。

根据数据平台非小号的信息显示,亦来云10月30日的价格42元相较今年最高点的568元而言,已经下跌了92%,较私募价格也已经破发60%。

伴随着一片骂声,区块链历史上首份维权白皮书诞生,撰写者详细列举了亦来云项目方的“八宗罪”:

总结起来就是:亦来云官方不仅未能履行白皮书所做出的承诺,私自挪用1600万个ELA,没有给予万币锁仓大户应有的权利,还故意喊单高位套现,提前解锁,导致币价一路直下,众多早期投资者沦为被收割的对象。

面对着声势浩大的网络维权,10月30日,陈榕对深链财经称,他现在人在美国,之后要去斯坦福讲课,亦来云的技术开发有条不紊地在进行,项目不会受到维权的影响。

被指强蹭清华大学背书

谈及早期投资亦来云的理由,大多数投资者坦言,他们一开始是奔着清华大学的招牌而来,亦来云的宣传强行把自己和清华大学进行捆绑,误导了他们。

一位投资者在群内展示了亦来云早期官网,正中央便是以清华大学为封面的亦来云宣传视频,视频中的场景也全部与清华大学有关,而在亦来云白皮书等宣传材料中,也有特别注明“清华大学亦来云区块链联合实验室”这一主体的存在,一切的宣传似乎都在暗示,亦来云与清华大学有关。

然而,亦来云早期员工、工程师辕询却否认了这一点,“陈榕和韩锋曾经是清华的学生,除此以外亦来云和清华大学没有任何关系。”

辕询称,当时他是一个清华教授的助教,于是向这个教授借用了清华大学iCenter的办公室,拿给陈榕作为亦来云的第一间办公室,不料后来陈榕对外称这个办公室是他自己的,还不断请人访问,成为了白皮书上的“清华大学亦来云区块链联合实验室”,被用作亦来云实力背书。

去年94之后,监管风暴来袭,众多项目方不得不退币,而为了稳定军心,9月5日,韩锋在投资人社群中称,北京金融局有意让亦来云进驻金融产业园。

现在看来,这只是一种宣传手段。

截留价值58亿元的代币

“区块链的精神是去中心化,不可篡改,但是亦来云的白皮书就如同陈榕的家书,想改就改。”

在维权者看来,最让他们受伤的并不是币价下跌,而是亦来云官方言而无信。

大辰是亦来云的早期投资者,其表示,正是看中了清华大学的品牌以及投资人的实力,毅然选择锁仓2.5万个ELA,按照当时价格,价值上千万。并且和其他投资大户共同组建了亦来云官方群以及亦来云爱好者社群,主动宣传推广亦来云,但是没想到最后他们却被沦为收割的对象,亦来云官方社群就这样变成了维权群。

目前,对于维权者来说,他们最关心两个问题:一是1600万ELA的归属问题;二是他们应有的权益如何被保障。

按10月30日ELA约42元每枚的价格,1600万ELA价值约6.6亿元。

亦来云第一版白皮书中规定:亦来云创世区块一次性创设3300万个亦来币,其中1650万个回馈比特币社区,相当于是对外空投,提升亦来云的影响力,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2月份上线火币后,亦来云将50万ELA通过火币交易所空投出去,却将剩下的1600万个ELA私自截留,按2月中旬364元的价格,折合人民币58亿元。

并且在第二版白皮书中,ELA用途已经从原先的“回馈比特币社区”更改为了“生态建设”。对于投资者而言,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因为流通盘减少了,超过70%的筹码都掌握在了亦来云官方手中,他们成为了真正的“庄家”。

其次,大辰等早期投资人选择锁仓,是因为亦来云承诺会给予锁仓投资人重大事项决策权,相当于投资人用至少400万资产换一张委员会入场券。

而亦来云官方再一次让他们失望,锁仓大户没得到任何权益,亦来云社区共治委员会名存实亡,取而代之的是2018年8月25日在清迈成立的Cyber Republic(简称 CRC)社区共治筹委会,并且亦来云将1573万ELA赠予CRC。

根据亦来云官方微信号推文显示,CRC的委员全部都是来自于亦来云的工作人员。

他们分别是原亦来云基金会理事苏毅鹏、亦来云营销负责人李斐Fay、亦来云海外开发者社区负责人张戈,秘书长则由亦来云首席架构师助理朱凤担任。

对于早期锁仓大户而言,这无疑是一种欺骗与背叛,他们用上千万的资产换得的一张门票到最后不过只是空气,亦来云只是左手倒腾右手,就将1573个ELA转移到了自己控制的CRC手中。

有投资者称,让他们感到更寒心还有亦来云内外有别,“崇洋媚外”,帮助外国人割中国人韭菜。

2018年8月1日,私募轮解锁,币价大跌,从100元跌落至70元,而就在几日前,亦来云团队成员李斐(Fay Li)以管理员身份在亦来云国际电报群,公开提醒国外短线投机者赶紧卖出ELA,目的是确保国外社区的成员的利益得到保障。       

对于维权者的指控,陈榕也在电报群进行了公开回应。

陈榕10月30日对深链财经称,

当初的确是计划空投1650万个ELA,但是由于技术问题和政策原因被迫中止,而将这些币用于生态建设,更有助于为ELA创造价值。

对于万币锁仓户的权益受损,陈榕回应,锁仓并不意味着他们自动成为社区共治委员会成员,他们也没有过这样的承诺,一切都必须民主选举产生,目前CRC的委员只是临时的,未来会进行全面选举。

同时,陈榕称自己和其他天使投资人从来没有卖过任何ELA,不存在高位套现的说法。

富士康入局获利

“Elastos只是一个研发超过十七年,并且过期和失败的OS,套上了区块链概念就拿来发币融资。”一位熟悉亦来云过往经历的投资者这样评价亦来云,在他看来,亦来云不过只是旧瓶装了区块链的新酒。

经过调查,深链Deepchain发现,亦来云是陈榕2000年便开始进行的创业项目,但并未取得突出成果,其背后真正的股东是富士康集团。

2000年,陈榕正式开启Elastos,3年后注册成立来上海科泰世纪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亦来云操作系统的研发。

上海科泰官网显示,其一共开发了五种产品:Elastos OS、Elastos盒子、Lamobo产品、泡泡云监控、泡泡云盒子。

其中Elastos OS的定位是“基于Linux系统开发的家庭智能云操作系统”,也就是亦来云的前身。

而这样一个所谓的智能操作系统,最开始居然是用于数控机床的,后来才转战手机和家庭智能云。

目前,深链Deepchain已经无法找到上海科泰、成都科泰在各大招聘网站上的最新招聘信息;与此同时,智能硬件的官方销售平台泡泡网也已经无法打开;在京东、苏宁、淘宝等平台也找不到相关产品的存在。

打开科泰华捷官网,年久失修带来些许苍凉,点击关于Elastos OS产品的介绍,却径直链接到亦来云官网elastos.org。

一个清晰的脉络出现在眼前:陈榕从2000年开始研发亦来云系统,17年的技术研发,最后只是一地鸡毛,于是2017年陈榕携带Elastos OS转投区块链,一跃成为区块链领域炙手可热的明星项目。

经过股权穿透,亦来云背后的投资人也通过陈榕担任董事长的“上海科泰华捷科技有限公司”浮出水面,那就是世界代工业巨头——富士康。

根据天眼查信息,上海科泰华捷科技有限公司,由富鼎电子科技(嘉善)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台湾证券交易所信息显示,富鼎是富士康在大陆的子公司之一,而留在工商注册的邮箱域名也证实了这一点,两个公司的邮箱均为富士康集团邮箱。

富士康在亦来云整个项目中担任什么角色?

2017年6月25日,亦来云第一次工作会议在清华举行,会议纪要显示:韩锋、陈榕、达鸿飞、吴忌寒作为创始团队和天使投资人,投入400个比特币获得了400万个ELA;最后剩下的100万个则分配给了富士康和陈榕。

亦来云官方路线图显示,2017年7月1日,富士康法务部正始向亦来云团队授权“亦来云”商标使用权;

同年7月6日,上海科泰正式修改了公司章程,这100万个ELA似乎就是陈榕向富士康购买“亦来云”商标以及原操作系统的筹码,按照高点500元的价格计算,100万个ELA价值5亿元人民币。陈榕回应称,的确给了富士康相应的筹码,但其否认天使投资人有套现。

一个传统意义上已经失败的操作系统,在币圈大佬、世界最大代工厂的运作下“起死回生”,区块链能否真正拯救国产操作系统?不知道,但是顶级玩家参与的财富游戏,大部分人注定是输家。

注:本文为深链Deepchain(ID:deepchainvip)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