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赵长鹏

“无论是希望在下个世纪引领全球的国家,还是一个敢于担当的官员,我们希望你们都能敢于颠覆创新,成为具备前瞻性思维的未来领导者。”

币安的创始人CEO赵长鹏近日又有了刷屏朋友圈的言论,这一次,他在Linkedin上发表了一篇英文长文,讲述加密数字货币之于国家的意义,长文详述了加密货币对未来国家政府的六大意义,包括税收、高端人才、就业、国家竞争力等等。

他表示,尽管有很多人对加密数字货币存在一种误解,认为会对政府和国家不利,但他认为情况正好相反,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终将成为主流,这不可避免,只是时间问题罢了。并且越早使用加密货币,并利用相关技术进行智能治理才是这个行业的关键。他认为支持受监管的交易所在本地运营,将会对当地经济带来积极的影响。

赵长鹏这次的长文,也被业内认为是他在向各国政府示好,目前币安虽然交易量巨大,但是在中国日本美国等均属于尚未完全合法化的存在。

2月份赵长鹏登福布斯封面,从一名对比特币有着坚定信仰的“码农”变为福布斯数字货币富豪榜上的亿万富翁,他只用了半年。今天,深链财经(ID:deepchain)带你一起来认识下这个进击的赵长鹏。

【深链财经原创】
作者|袁梦

“令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登上了福布斯的封面。”赵长鹏在2月10日的声明中说。

2018年2月8日,在福布斯一份前所未有的加密货币富豪排行榜上,币安CEO赵长鹏以11-20亿美元身家位列第三,这份被虚拟币发明者、交易平台创始人以及投资人占据的榜单上,这张还是码农装扮的黄色面孔吸引了大家注意。

赵长鹏登上福布斯封面

他和圈内那些近乎神化的造富故事相距甚远,既不是持币六位数的“币圈”首富李笑来,也不是传说中掌握了全球30%算力的吴忌寒,但在瞬息万变的加密货币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他的交易所和他一样,也是一匹半路杀出的黑马,据福布斯报道,七个月前还不存在的币安,现在以每秒140万次的交易能力吸引了600万用户,使其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而币安币(BNB)的价格则从10美分大涨至13美元,市值达到13亿美元。

赵长鹏意气风发:“今天,没有哪个分散的交易所能处理我们的交易量,也没有一个能像我们一样安全。”曾经,他也用类似的词语赞扬过他的老东家OkCoin——在双方决裂之前。

福布斯将他的成功描述为六个月从零开始的逆袭,但他却试图在他的舆论主战场推特上修正这种说法,在封面发布后,他的账号粉丝迅速从3万涨至9万,他写道:“能登上封面是我的荣幸。这是整个团队20年来努力的成果,而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成果。非常感谢福布斯团队。”

1
跳槽达人

币圈没有哪个人的发家致富史不是从比特币开始的。

2013年,赵长鹏从一名扑克牌友、同时也是风险投资人那里了解到了比特币,他马上成为中本聪信徒,随即他全面退出手头经营多年的富讯公司,并开始涉足多个不同的加密货币项目。一年后,他索性放手一搏,卖掉他在上海的房产,全部换成比特币。

“我从来不炒币,没时间,也不太懂。我一般是收到法币时,就一次性全部买成比特币。然后需要消费时,就卖一个币。基本保持银行里有几千元人民币就好了,不会超过一万的。”赵长鹏公开表示。

时间拨回到1977年,赵长鹏出生在中国江苏省连云港附近,他的父亲中国科技大学的教授,文革期间被贴上“走资派”的标签,后来便随着父亲不断漂泊,先是在合肥中科大住过两年。十多岁时,又随父亲远走加拿大,在温哥华和蒙特利尔度过了他的青年时光,四处辗转的经历让他成为了一个有点理想主义和冒险精神的IT男孩。

而另一方面,他的每段工作经历虽不算太长,事业却十分顺遂,步步为营。大学期间因为东京一家IT金融公司开出的丰厚条件,97年后他又呆在东京从事了五年交易系统的开发工作。2001年因为互联网泡沫,日本经济滑坡,赵长鹏当机立断去了纽约彭博做技术总监。2005年,他又回国创业,从零到一建立了富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如果故事走到这,则和众多码农发家史无异,但2013年无疑成为了他人生中的重要节点,他近乎疯狂的赌博般的决定也决定了他后来过山车一样的走向。在完全退出当时的手头工作后,他选择到Blockchain.info担任技术总监,那是当时比特币领域用户最多、流量最大的网站。

但不久之后,他似乎又看到了更好的选择,在这个速度就是生命线的角斗场,赵长鹏丝毫没有犹豫,又迅速转投OkCoin,这家当时市场份额不断飙升的明星公司,给他充分发挥了技术和国际资源平台的同时,也让他拿到了两位数的期权股票。

随后,他又在各种场合频频为东家站台,用他当时的话说:“我认为OKCoin是目前全世界最好的比特币交易所,有最专业的技术平台,最安全的风险管理,最好的客服,最快的存提款,最高的流量和深度,但最重要的是最好的团队!”确实,他和CEO徐明星以及CMO何一的铁三角组合在当时被圈内称为“比特币天团”。

但这种温情脉脉并未持续多久,2015年6月,缘起当时的合同造假事件,赵长鹏和公司相互攻讦,而这场风波最终以赵长鹏的离职收场。

2
币安出海

借着2017年数字货币行情的一路高歌,蛰伏已久的赵长鹏决定再次创业。

在此之前,早在2011年就开始介入比特币业务,有着“比特币耶稣”之称的好友Roger Ver提点他做交易所的政策风险,“如果不与金融机构发生联系,那么风险和监管复杂性都会更低。”一番深思熟虑过后,赵长鹏做了两个重要决定,只做币币交易,并且广泛布局海外。

在赵长鹏看来,加密货币之间的交易是一个更大的市场,也有更加丰富的交易场景。由于不同国家对加密货币的态度大相径庭,币安将团队分布在全球各地,包括东京、上海、香港等。而对数字货币持宽容态度的日本似乎成为他的首选。

但由于没有纳税记录,他们在日本的租用的办公空间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我在办公室转一圈活动筋骨,起码要擦碰到四个人。我的办公桌就在厕所门口。”他调侃道。

而赵长鹏的远见让币安几乎了规避了中国内地的监管风险,这家早早就肉身翻墙的交易所,在9月以后赢得了宝贵的成长时机。

2017年9月,中央央行等七部委发布《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应立即停止。随后,国内最大的三家比特币交易所在一个月内相继被关停。

在国内交易所纷纷经历末日大逃亡,仓皇出海时,币安转而成为替代性平台,成为最大受益者。

在各类平台的C2C模式和场内币币交易打通交易渠道后,在2017年底虚拟货币市场呈现出一片繁荣场景。据统计,在今年1月10日这天,币安网交易额达61亿美元,一个小时之内就有24万人涌入注册,使得该网站不得暂停新用户注册。目前,币安已有600万活跃用户,是全球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之一。

所有的数字都在野蛮生长,在2017年12月18日越过单日交易量30亿美元后,2018年1月10日这个数字则突破了100亿美元。

这样的成绩,除了赵长鹏的步步为营以外,老战友何一也功不可没,在其涉足数字货币行业后,就无数次为比特币摇旗呐喊。这位先前在一直播负责运营的副总裁在加入币安之后便频频运营直播等互联网运营手段为交易所和项目造势,并时常在不同的活动中按交易量排名送出各种豪车。

在赵长鹏2015年5月退出OkCoin后,何一不久也选择了离开。再次创业,赵长鹏盛邀旧时搭档入伙,何一在一次采访中透露,“在挖我的过程中,他是在找合伙人,而不是找员工,很重视团队的沟通和反馈,是一个好的管理者;他对中国市场的理解有限;但这部分是我熟悉并且擅长的;当年是我挖他,现在他挖我也算扯平了。”

但在2月2日,币安官网发布了一条致中国用户的公告。公告称,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币安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至此,币安正式告别大陆市场。

3
开怼巴菲特

自从币安建立以来,赵长鹏的推特便保持着活跃的状态,不时接受一些科技博客的采访,对外他不仅是为币安摇旗呐喊的创始人,更时常表现出对加密货币价值的坚定信仰。

比如在2月6日,赵长鹏在推特上转发了一条状态,“美国股市上周市值蒸发1万亿美元,这比所有虚拟货币总值还高。”他立即评论道,“就这样还有人鼓吹‘比特币是泡沫’。我觉得真正的问题是,‘股市和比特币,谁才是泡沫?’”

币市风头正盛,自从数字货币总市值在2月6日跌至2790亿$后,随着比特币等币种价格开始上扬,整个数字货币的市场总值在17日重新站上5000亿美元。

随着交易所的体量不断变大,赵长鹏的声量也渐渐放大,和他一贯温和克制的声明不同的是,在一次电视直播中,他直接开怼巴菲特,他说:“但他可能对虚拟货币并不十分了解,导致评判失误,虚拟货币的价值最终会得以体现。”

比特币诞生已近十年,十年间一个个令人咋舌的掘金故事不断上演,但也不乏动荡的,快速跌落的财富,迷惘和兴奋交织进行。

4
附-赵长鹏在Linkedin公开发布的英文长文

经链得得App编译和整理:

生活在不断的变换,没有暂停。

虽然有一种误解认为,加密货币对政府和国家不利,但我认为情况正好相反。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终将会成为主流,这是不可避免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从最新一期的“福布斯财富榜”(注:日前福布斯发布全球数字货币富豪榜,赵长鹏是唯一上榜华人)中就可以看出,早期进入这一领域的人已经成为了亿万富翁——这同样也适用于政府,谁越早部署区块链技术,谁就能够成为未来的领导者。现在,机会就在我们面前!

事实上,越早使用加密货币,并且利用相关技术进行智能治理才是这个行业的关键。加密货币交易是整个生态系统的核心,而支持受监管的交易所在本地运营,也将会对当地经济带来积极的影响。

吸引资金

无论是加密货币交易所身在何处,他们总是能够吸引到加密项目和企业,继而能够吸引来自全球数千亿美元的资金涌入当地经济。加密货币投资是无国界的,好的ICO项目能够吸引世界各地的人前来投资。

吸引人才

加密货币行业里的企业,可以说都是这个地球上头脑最敏锐的人所创立的,他们是技术和金融行业的早期探索者和开发者,不断向前推进行业发展。此外,吸引人才的关键在于一系列清晰明确的监管措施,比如如何让初始代币发行被政府所接受,如何规范交易所上币,以及如何制定有竞争力的个人税收政策。

创造本地就业机会

加密货币行业里的企业通常有充足的资金。去年,加密货币行业里的企业通过初始代币发行募集到了57亿美元的资金,超过了风险投资的融资规模。仅在今年一月,加密货币行业里的企业就已经募集到了超过20亿美元的资金。更重要的是,这一趋势还在加速发展。这些企业需要聘请优秀的员工来拓展团队规模,为当地社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政府税收增加

与其他行业里的初创公司不同,加密货币初创公司通常从一开始就能实现盈利,有些利润率甚至更高。这些利润最终都会为政府带来巨大的税收收入,通常每个企业都能缴纳税几百万美元。

行业增长

除了直接的、有形的收益之外,加密货币行业还能带来很多无形的、长期的收益,这些收益远远超过上述所提及的可量化的收益。

随着更多加密企业在某一领域里蓬勃发展,他们将构建一个友好且先进的本地“加密文化”——这与旧金山的创业文化,纽约的金融文化类似——这种文化有助于塑造本地经济,成为世界领先的经济体。相比于那些较晚应用区块链技术的国家,早期应用者能够创造数万亿美元的收益。

提升国家竞争力

较早采用区块链技术,能够让一些正在发展金融市场的小国家获利。

不过,因为加密货币整体规模较小,管理也更容易,因此并不会对全球金融造成太大干扰。随着这些国家区块链技术的普及程度不断提高,一些拥有成熟金融市场的大国会感到竞争压力。在这一思路下,那些成熟的金融市场其实也应该尽早部署区块链技术。毕竟,自我创新总比被他人颠覆要好。

总之,无论是希望在下个世纪引领全球的国家,还是一个敢于担当的官员,我们希望你们都能敢于颠覆创新,成为具备前瞻性思维的未来领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