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行长周小川:对数字货币不会马上出监管措施

周小川

在今日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就央行数字货币、比特币、区块链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周小川在记者会上表示,对数字货币处在摸索过程中,目前还没有确定的监管政策。数字货币未来监管取决于技术成熟程度及测试评估情况,还有待观察,不是马上要拿监管措施。

周小川称,中国应当慎重发展数字货币,研发数字货币要经过充分测试,局部测试,可靠后再进行推广。

“我国目前不接受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作为零售支付工具,也不认可相关服务。”周小川称。
周小川还谈论了央行关于数字货币开展的工作情况,周小川称,三年以前,中国就成立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并和业界就数字货币共同组织了分布式研发,也进行过多种方案。

周小川表示,从概念上讲,大家脑海中的数字货币各有不同。目前,市场上主流的电子支付,其实也有数字货币的属性。为何将二者联系起来?不是让数字货币成为实现某一技术方案的工具,而是其本质上是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方便性、快捷性和低成本,所以也必须追求安全性和保护隐私。

“数字货币有其发展的必然性,而纸币、硬币这种会逐渐缩小,甚至有一天,会不存在。发展数字货币要注意整体金融的稳定,要保护消费者。中国应当慎重发展数字货币,研发数字货币要经过充分测试,局部测试,可靠后再进行推广。”周小川表示。

周小川认为,这些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数字货币,也可以在现有的支付基础上衍变而来。

“但是,有一些技术应用没有专注于数字货币在零售支付方面的应用,而跑到虚拟资产交易方面。虚拟资产交易这个方向需要更加慎重,不太符合我们金融产品要服务实体经济的方向,不必太着急,要防止变成过度投机产品。特别对于我们这种大国而言,要等技术或产品可靠了之后,再进行推广。”

周小川称,“不太喜欢创造投机的产品,一夜暴富的幻想不是好事。数字货币产品应该给零售市场带来效率低成本、安全等。不要跟现行的金融稳定和金融秩序直接相冲突。未来对金融科技产品的监管是动态的,取决于技术的成熟程度,也取决于最后测试试验和评估的结果。”

2017年3月底,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也提及过数字货币,周小川称,如果发行了数字货币,使得流通中现金的数量大幅减少,人们的钱都在账户中。在这样的条件中,负利率就可以在刺激经济和消费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2016年,周小川在接受《财新》网专访时,也提到了数字货币和区块链。
周小川在该次专访中称,中国人民银行推出数字货币可能还需要10年的时间。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必须由央行来发行,要保留货币主权的控制力,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和交易,都应当遵循传统货币与数字货币一体化的思路,实施同样原则的管理。

周小川当时表示,区块链技术是一项可选的技术,但是到目前为止区块链占用资源还是太多,应对不了现在的交易规模,未来能不能解决,还要看。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近日也发文谈论了央行的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的首要出发点是补充与替代实物货币。

2014年,央行成立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专门研究小组,开始论证其可能性。
2015年,央行开始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的运行框架、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等进一步深入研究,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方案也经过了两轮修订。
2016年1月,央行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进一步明确了发行数字货币的战略目标。2016年11月,央行开始筹备数字货币研究所,央行科技司副司长姚前被任命为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
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挂牌成立。
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挂牌成立。

为便于交流,请加深姐微信,拉你进入“深链财经区块链交流群”,定期组织嘉宾分享,交流行业干货。深姐微信:shenlianvip.

乐搏资本杨宁:比特币是最大的空气币,价格将趋近于零

【深链财经原创】
文|泽明
乐搏资本 杨宁

和很多信仰比特币的区块链拥趸不同,杨宁在相信区块链是代表未来产业方向同时,却是坚定的比特币唱空者,其认为比特币的价格和价值将趋近于零。

这位将空中网带领到纳斯达克上市的斯坦福大学毕业生,还是全美工程师荣誉协会会员和全美电机工程师荣誉协会会员,但和一些极客不同,杨宁认为所谓的比特币信仰,其实是一群逐利者的自我美化,“一下跌就有一大批人退场,原来所谓的信仰、信徒去哪儿了?”

现为乐搏资本创始合伙人的杨宁,24岁创办了Chinaren,一年后把公司卖掉;27岁二次创业,成立空中网,29岁带领空中网登陆纳斯达克,因此被誉为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裁。

杨宁于2014年辞去空中网总裁职务,专心做天使投资人。2017年,杨宁进入区块链领域。杨宁和另一位同样热捧区块链的投资者人薛蛮子,曾经都在空中网任职。

少年成名的杨宁今年43岁,其依旧保持着少年人的锐气,其认为“区块链将会是股权投资、VC、PE 不复存在”,“中国 BAT 的垄断地位也将会被区块链消灭”。

近日,深链财经(ID:deepchain)与杨宁面对面,就比特币未来价值、区块链发展及未来经济结构进行了深入探讨,本文将呈现杨宁关于比特币、区块链的思考。

1、比特币快不行了

我认为比特币没有前途,虽然这句话在区块链领域被认为亵渎。如果给这个“不行”加个期限,我认为是五年。

比特币是一种匿名、不可回溯的、完全无组织和无中心的状态,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公共权力无法体现。政府的存在是公共事业,是非营利组织。

但在比特币匿名的体系里,公共事业无法得到实现。比如一个人把另一个人杀了,被害者家属要求刑事加民事赔偿,如果罪犯不说出密码,就无法从他的那里取得钱。

去中心化的是公平、公开、透明、不可篡改,我觉的这几点是对的。匿名不是去中心化的必需品,因为你可以实名去中心化,所有的交易都带着我的ID,有什么不敢公开的,这是我的核心观点,而且要可回溯,比如说赃款无法追回,不是说比特币,而是新的技术,所以我认为比特币最后就没有了,因为比特币是用于军火、毒品、贩卖人口,绝大多数的交易都是不正当的。

比特币匿名和不回溯导致比特币用来进行非法交易,起码在公众认为交易之外的。

比特币的价值将会是零,或者在一些无政府组织会保持低价。

目前绝大多数人都是为了炒币,也没有信仰。即不是无政府主义信仰者,也不是比特币的信仰者。

比特币的存在完全靠一个概念,叫做“共识”。就是大家单纯觉得它真的值钱,就像比特币的拥有者们不知道它的应用是什么,这是最大的空气,靠信仰支撑着的都是空气币。

最近这一轮的下跌也让我们看到:支撑着比特币的这种共识是非常脆弱的。一下跌伴就随着一大批人退场,原来所谓的信仰、信徒去哪了?

比特币很容易在政府的围剿下,价值趋近于0 。

但我特别支持区块链,支持别的代币。因为没有代币就像汽车没有油,币是区块链的必需品,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2、BAT做不成区块链

我认为他们是做不成的,这和满清时期搞洋务运动是一样的。

比如说百度最近弄了一个莱茨狗,这就是小打小闹。

百度敢搞一个区块链的广告平台吗?百度不敢这样做的。它的区块链动不了它的核心,因为百度放弃不了它的既得利益。就算它能放弃,公司的股东也不能放弃,股东会提醒到,你是个上市公司,你这样做会把我们的利益分出去,还想活吗?它革不了自己的命。

BAT 做不了区块链,它们无法触动自己的核心利益。现在 BAT 所做的区块链项目都是无关痛痒的,跟它的主业毫无关系。就像清朝末期,醇亲王写过一个宪法,叫“君主立宪制”,成立了总理衙门,成立了内阁,然而宪法是完全维护皇族利益的,本质上皇权制度完全没有改变。

3、区块链骗局需要政府暴力清场

现在区块链的骗局特别多,我认为政府需要强硬打压虚假骗局、暴力清场,让真正的区块链项目浮出水面。

我认为政府对待强行打压这种虚假项目的决心向来不够,像 A 股中退市制度,就没有好好的被执行,很多公司一直没有退市,原因在于政府怕影响到背后那些投资人的利益,导致不敢让它退市。这太软了,应该果断的暴力清场。

政府应该行使公共权力,区块链不代表无政府,也不代表混乱。

坏人太多,不仅影响政府的决策,还会在让很多人被欺骗之后,对区块链产生负面情绪,失去一个正面参与其中的心态。

当前,虽然区块链很热,但是技术上的一些缺陷,导致现在没有真正落到的应用。

在早期参与,我主要看创始团队是不是靠谱,一个项目在初期阶段,对于创始团队是高度以来的。创始团队高度建立起来之后,区块链的架构可以自己运转,成本也会更低。

我觉得这是一个伟大的时代,这个时代中最伟大的事情就是一个大的潮流要来临,我可以见证它的到来,必然会选择做参与者。我不仅是理论的讲述者,同时还是实践者。

未来投资人的身份会变得像所有的参与者一样,大家都是平等的。以后参与区块链项目,赚的是币值的增长。区块链的经济体必须要有代币,代币的价值在于这个区块链经济体的总产值,币值衡量着整个区块链经济体的经济活动数值。